投奔怒海

人類的智慧,飛越長空,遨遊於無邊星際;人類的劣根性,不斷鬥爭,沉淪於戰火,無處容身!

二十世紀下半葉,蘇聯解體,柏林圍牆倒塌,中東歐劇變,南美、非洲和南歐的政治轉型,民主體制在世界遍地開花。民主一直被認為人們所渴求的普世價值,然而,在美國扶植下政治轉型的大部分國家,其經濟及政治發展卻舉步維艱。

泰國拋棄專制轉向民主,原本支持民主的中產階級卻回頭擁抱專制。街頭的紅杉軍和黃杉軍,分別代表貧窮的農民和中產階級,農民人數多,選了塔信做總理,塔信施政偏向農民,令中產階級不滿,拉攏泰皇、軍方和司法體系,驅逐塔信流亡海外,再重新選舉,塔信的妹妺盈拉獲勝,黃杉軍抗議,拉下盈拉,又造成紅杉軍抗爭。紅杉軍和黃杉軍多次輪番上街示威,社會動盪,此後政變不斷,階級的對立和經濟利益的分配,使泰國的民主和經濟停滯不前。

菲律賓趕走了獨裁的馬可斯,迎來民主政治,由於政府不清廉,貪污盛行、治安敗壞,中產階級不再忍耐,多次湧上馬尼拉街頭抗議,先要推翻民選總統埃斯特拉達,後又要推翻繼任的雅羅育。政局不穩,經濟不振、街頭抗爭不斷,背離民主政治常軌。

新加坡70% 的選民,在2015年大選時,再度選擇了一黨專政的人民行動黨,因為他們害怕政治民主,會加劇社會分化而令國家經濟崩壞。

從突尼西亞在2010年開始的阿拉伯之春,歷經利比亞、埃及、敘利亞以及其他國家一連串推翻專制的結果,由於缺乏有效的權力制衡,新上任的政府故態復萌,又使國家淪為獨裁政治,結果不是陷入混亂,就是內戰不斷,一度民選的埃及總統莫爾西,以參與穆斯林兄弟會的活動之名義,遭到罷黜,被軍政府宣判死刑,目前仍在囚禁中。中東政局不停輪替,結果卻帶向社會混亂。

敘利亞的內戰就更為激烈,四年來不但造成25萬平民喪生,引發400萬難民流離失所,部族、族群與宗教內部衝突不斷,更催生了宗教狂熱與恐怖主義集於一身的「伊斯蘭國」,導致了罕見的難民潮。世界各地的戰亂和高壓政治,似乎正在顛覆這個年代民主浪潮的成果。

毫無疑問,歐洲正面臨自二戰以來最大的難民危機,反移民的民粹主義、新納粹主義和排外主義的社會思潮逐漸浮現,歐洲極右翼政黨如:法國的國民陣線、奧地利的自由黨、荷蘭的名單黨和德國的國家民主黨及共和黨逐漸抬頭。英國脫歐,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正是打著維護本國民眾利益的民粹主義和種族主義。

讓民主制度進入在經濟、社會、教育尚未準備好的國家,而國民還沒有建立統一身份的認同,而是以宗教、派系、部族、階級等因素自我為區分,只要一經刺激,就會沿著這些界限而分裂。中東和北非地區的上述國家,族群的嚴重分裂與宗教的激烈衝突,造成政治秩序與社會秩序的崩塌。社會分化,人民抗爭,正是民主制度必然產物。

二十世紀的同時,中國政局動盪,在國共內戰及十年民革的陰影下,面對這股民主熱浪,政府卻選擇了武力鎮壓。肩負著(六四事件)的歷史包袱,中共實施經濟改革,並變革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短短的二十年間,中國科技猛進,國民生活富庶,經濟迅速崛起,令新興國家眼前為之一亮。

當民主並不承諾更好的生活,不能帶來經濟成長,不能消除貪污,反而造成貧富差距和社會不穩定、不公平。當人們思想解放,專制、不透明的政治制度,無法滿足人民的訴求。民主與獨裁的拉鋸從沒停過,戰爭與難民的處境沒完沒了,在21世紀的劃時代,高呼人道主義的政客們苦無對策,這正是人類的悲哀!

『諸法無自性』,一切宇宙間有為現象,都是因緣和合而生,一切事物都是由緣而起變化,這樣一個續一個的過程,以相對的依存關係而存在,佛家稱之謂:此有故彼有:此滅故彼滅。
10/11/2016 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