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帆無急渡華封,硝壁丹崖出水中,水勢每隨山面轉,山形斜靠水門通,魚龍雜處秋煙薄,鷗鷺齊飛日照紅,玉洞雲房三百六,不知誰是水晶宮」。越南女詩人胡春香,遊歷於下龍灣時賦詩,名為【渡華封】。

【下龍灣】為世界八大自然遺產之一,有海上桂林之美譽,由於地勢陡峭,島上人跡罕至,仍然保留著原有的古樸環境。崢嶸奇特的岩石,形態萬千,有的一柱擎天、有的兩雞相鬥、有雙峰重疊、也有出水蛤蟆,每一景象都獨具美態,唯肖唯妙。

島嶼、岩柱、洞穴及洞窟,遍佈海灣,泛舟於下龍灣,藍天、白雲、碧海與星羅棋布的山峰渾然一體,勾勒出一幅浪漫而別具風格的山水畫。大大小小的島嶼,統計共三千餘座.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實令人讚嘆!

走到河內,越南的另一奇觀,越南廟宇,廟宇為高臺教所建築,屬越南新興宗教,廟宇內分別有兩座類似哥特式教堂的高大尖塔,以及清真寺的宣禮塔,兩座塔同時又具有中國傳統風格,外部飛簷翹角,廟宇內豎立著兩排雕龍圓柱。其建築風格,混雜了中西宗教文化之特徵,同時又交集了越南本士文化,燦爛色彩使廟宇華麗奪目,但同時東西方建築元素堆砌,令廟宇氣派格格不入。

在廟宇供桌上,供奉了各個宗教的神像,共數十位,最高一層中央為釋迦牟尼,左右分別是老子和孔子,第二層左邊安放觀音,中右分別有李白和關公,第三層是耶穌,第四層穆罕默德、孫中山,還有一些東西方聖賢神像,如維克多、雨果和阮秉謙(越南詩人)。在高臺教廟宇的最高處,畫有一隻眼睛,是高臺神的象徵,稱為「天眼」,意指人間的任何事情都逃不脫高臺神眼的審察。

高臺教全稱「大道三期普渡高臺教」,認為人類的歷史分三個天啟階段:在大地混沌之初,高臺神這位唯一崇高的造物者透過佛、道、儒啟示人類,其後神以耶穌、穆罕默德為神人溝通的橋樑,但由於兩次的天啟未能達至完美,故高臺教自視為世界最後一個接受天啟的仲介。

十九世紀末,整個世界都處於格鬥中,越南這個小國,正好是鄰國的侵略目標,面對虎視眈眈的強國,越南的原有宗教已不能滿足當時社會需要。宗教、哲學隨之變革,以凝聚民族力量抵抗外敵。越南教派林立,佛教、天主、基督在當時己相當盛行,教徒甚廣,高臺教以迎合信眾們各取所需,成為各宗教的綜合體,教會的社會福利比其他教派更為吸引,並擁有自己的軍隊。一向缺乏政府體制照顧,長期處於戰火中的百姓,高臺教的出現,不僅為他們提供未來的理想世界圖像,也減輕了他們現世的苦難,深受人民信奉。

高臺教經由扶鸞降靈,以乩筆下達指示,為高臺教的最高立法機關,高臺神至高無上,神力遍照。所謂萬教大同,諸神共處都是招兵買馬的技倆,試問真正的基督徒,又怎能容納超越他們上帝的神祇呢!自越南實行共產主義,這類動員大規模及民族主義高漲的宗教運動,已受到政府一定的監控及限制,再加上戰爭結束,人民知識水平提昇,高臺教的發展亦告式微!

「萬教大同,諸神共處」,與佛教的「萬法歸一」不謀而合,然而佛教所指的「一」,並非高臺教所說諸神之上的唯一「神」。一切神佛主只是人思維下的產物,「神」仍然從人的概念而存在,牠無法超越於自身而淩駕人之上,。要體會「一」的真相,必須停止一切思維、概念:,熄滅所有貪嗔癡,「一」才會顯現。比喻水必須經過沉澱才能清晰,「神」現代語稱謂「全知意識」。每當逆境突如其來,人們無所適從之際所呼喊的我的天(My God),正是全知意識下的反應, 佛性人人皆有!

2/2015 越南下龍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