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羅河上的神話-國王的天梯

 『埃及』是世界文明古國之一,其面積約一百萬方公里,大部分為沙漠地帶,只有尼羅河畔,寬約十六公里的兩岸,適宜人們聚居,在這僅為埃及總面積三十分之一的綠帶上,己居住了全國人口百分之九十。尼羅河對埃及之重要性,如西諺所說:「尼羅河上午乾涸,埃及下午死亡」,埃及文明,全是尼羅河恩賜。早於七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晚期,尼羅河流域,己建立相當規模的零星聚落,並漸漸發展為帝國王朝,金字塔的出現亦由當時伸展。

 王朝初期,國王(法老)將墓地(馬斯塔巴)作為死後永久性住所,直至第三王朝,當時埃及人崇拜太陽神,與民間流傳國王死後靈魂升天的神話,建築師便構想象徵刺向青天太陽光芒的金字塔。當人們站在通往基澤的路上,從金字塔稜線的角度向西方望去,可以看到金字塔像撒向大地的太陽光芒。埃及人對方尖碑的崇拜也有同樣意義,因為方尖碑也表示太陽的光芒。在金字塔銘文中記載:『天空把自己的光芒伸向你,以便你可以去到天上,猶如「拉」的眼睛一樣』。

 『金字塔』成為國王的天梯,從第三王朝起,法老們紛紛為自己修建陵寢,裝載自己的木乃伊和陪葬品,並以各種飾物裝置,務求在死後與生前一樣,依然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從此,古埃及掀起一股營造金字塔之風,直至第十三王朝。整整跨越十個朝代。現時發現大大小小金字塔有一百一十座,其中胡夫金字塔、海夫拉金字塔和門卡烏拉金字塔,與其周邊眾多的小金字塔形成金字塔群,為埃及金字塔建築藝術的頂峰。胡夫金字塔現存為規模最大的金字塔,用巨大石塊修砌成的方錐形建築,被喻為『世界古代七大奇觀之一』,並動用十萬民工,二十年修建,完成這巨大皇陵,正隱喻古王國統治者權威的無聲證明。

 『獅身人面像』與金字塔一樣,是埃及古文明的另一重要象徵。被祭司們奉為冥府大門的守護神,四千多年來,忠誠地守護著吉薩金字塔群。相傳第四王朝的第四任法老卡夫拉,來到吉薩巡視自己未來的陵寢時。發覺前面有一座山遮擋著,大為不悅,並命人將山移走。建築師靈機一觸,聲稱這座山是何露斯哈馬克斯神的化身,祗要把山雕成衛士,衪將是永遠守護著金字塔的守護神,法老聽了,轉怒為喜,立即下令把小山雕成自己的頭像和獅子的身軀,從此,獅身人面像便成為陵墓聖地的衛士。

 『木乃伊』是古代埃及人的智慧精髓,對埃及人而言,死亡只是生命的中斷,而不是結束。人死後並不就此消失,而進入另一個比今生更為美好的永恆生命。埃及人認為人死後會再復活,亡者的靈魂能返回軀殼,而死就是來世新生的開始,並獲得永遠生命,為了保全去世親人的身體,古埃及人將屍體製成木乃伊,以便在復活時再度使用。

 古埃及人相信人有兩個靈體,人死後,「卡」到另一個世界,「拔」和肉身留在世上。「拔」白天離開墓穴,晚上回來享用食物。因此,陪葬品和肉身的保存是非常重要,如果「拔」餓死或者肉身腐壞,「卡」在另一個世界也不能活下去。「卡」、「拔」和肉身結合後成為不朽的生命形式,稱為「阿卡」。埃及人對神的虔誠信仰,使其形成根深蒂固的『來世觀念』,每一個有錢的埃及人,都忙著為自己造墳,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來世觀』使人對未來的期望與迷茫,是人的本質(佔有、追求)驅使,亦是賴以生存的源動力。埃及人把冥世當作塵世生活的再現,無疑使人疑惑,而事實上世間的一切宗教,都必然同樣存在著『來世觀』,宗教與人的索求,息息相關。

 規模宏大、建築神奇、氣勢雄偉的金字塔給人留下許多不解之謎。有人認為金字塔的建造一定用過電腦,建造者可能是外星高智慧種族。也有學者認為金字塔是一個能預知世界重大事件的地方,是一個行星遽變的紀念碑,一個能毫釐不爽地把宇宙的度量衡,年的長度,光的速度和行星的軌道記錄下來的貯存室。更有人聯想當時埃及人民的能力,是否上承某一更進步文明的餘蔭。

 人的思想依據觀念及經驗累積,真相便有了既定答案,一切思辨都在世間思域中,無法體會『實相』,『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界』,人本來很簡單,但心卻能轉物,超越一切思想範疇去體會事物的『本來面貌』,是佛教所說的最終目標,也是佛教有別於其他宗教的終極解脫!

 2/2013 尼羅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