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東省臨沂市最近發生一宗交通事故,一名醫學教師,駕車離開寓所時,與騎著電動單車的一對母女相撞,母女被撞離遠處,小女兒越過停放路邊的兩部車輛,滾落在第三輛車的車底。其母亦倒地於附近,當車禍發生時,路人齊心合力抬起轎車,把被壓在車底的小女孩救出,女孩身受重傷,鮮血不斷從鼻孔及嘴邊流出,人們正急忙把小孩送院之際,離譜的事情發生了。撞到這對母女的肇事女教師,突然脫光身上衣服,躺在救護車前,以阻止救護車把女孩送院。

 途人沒理會教師的舉動,一心把女孩送上車,女教師目見女孩被抬上救護車,便爬起身走到車傍,想把女孩拉下車,再等到女孩母親也送上車,女教師又躺在救護車前。阻止救護車開走,救護車唯有倒車而行,女教師卻跳起來誓要拉著救護車不放,鄰居試圖勸止,女教師竟喊著「我要殺了你」!經過一輪擾攘後,最終女童因延誤救治而死亡,媽媽頭部重創,顱內出血。

 類似同樣事件,在內地時有所聞,據了解,是賠償制度出問題,在車禍中撞死人賠償大概是五萬元,但撞傷人致殘廢的話,其醫藥費則要賠上五六十萬元以上,而此等龐大金額,也可能是當司機的一生酬勞,內地司機流傳一句格言,「撞傷不如撞死」。於是,車輛撞傷人之後,司機再倒車輾斃傷者的,有扔入山溝的,也有用刀捅死的,在中國遍地開花,層出不窮。

 撞傷人比撞死人的賠償為多,這基於傷者的實際需要,很多國家都依照這賠償原則,只是這些國家立法規定車輛必須購買第三者責任保險,車禍由保險公司賠償。然而內地政府監管不力,以至大陸的保險公司賠償撒賴為多,為了令自己減低損失,司機不惜將臥在地上的傷者,加以殺害。

 制度原意是緩和人與人之間的衝突,相反卻又能加劇人與人之矛盾,不是制度出問題,而是人的本質『佔有』下的特性。在相對世間,一切管治人心的方法都不完善的,包括法律、制度、宗教、哲學。亦唯有佛教中明心見性直指人心的『心』,見証自心的本來面目,本質『佔有』才漸漸平息。

 世間是完美的,當人們目睹慘劇發生時所產生酸溜溜的這種感覺,便是人本是同一體性,有同樣的感受,同樣的悲心,佛說『同體大悲』,所以眾生都有佛性,都有如來本性,本來是這樣的,但眾生又被(無明)本質所蒙蔽,人又變得隨波逐流,故事中的路人協力搶救小女孩,就是佛性的驅使。當佛性與(無明)本質發生衝突時,無明起則事理為之糊塗,正如肇事中的醫學教師,作出不尋常的行徑。

 佛性與本質(魔),在人的『心』不斷掙扎,從歷史流程,魔永遠佔據上風,要清晰佛與魔的存在,洞悉魔的誘惑,必須通過佛教的見性,見性即見無明。

學道先須細識心,細中之細最難明,箇中尋到無尋處,始信凡心即佛心!

 13/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