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人士成功登陸釣魚台,激發國內民眾反日騷動,示威浪潮席捲全國。從北京、濟南、青島、廣州、深圳、太原、杭州等城市,均有民眾聚集遊行。部分城市更出現場面失控,群眾燒毀日本國旗,打砸日式餐廳、商店及汽車,釣魚台事件使中國民眾反日情緒高漲。反觀香港,香港市民對反日熱情,卻無甚迴響,電視台剛播完保釣闖關的新聞後,隨即又報導興奮的日本消息:『人們非常期待,日本外援成功升格為香港甲組聯賽』。兩側新聞帶出兩份極端情緒,令人啼笑皆非,香港人就是欠缺這份愛國情懷,中央政府要求香港推行國民教育之心切性,不難理解。

設立『國民教育科』為特區政府使命,是勢在必行,教育局表示,『自回歸祖國以來,提高學生對國家的認識及國民身份認同,便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既定政策和首要任務。教育局致力鼓勵學校從「加深對國家認識」、「培育對國家情懷」及「實踐對國家承擔」以三個層面入手,培育學生正面價值觀和積極態度。』國民教育如猛虎般來勢洶洶,但自推出以來,反對聲音不斷,人們質疑,教材祗從片面歷史教予學生,對八九民運避而不談,內容依靠國內提供,而中國以黨為中心,黨與國混為一談,缺乏其客觀性,難於以事實全面擺放出來。國民教育先在小學推行,從小灌輸有關知識,被稱之為『洗腦教育』。

要照顧各方感受又要迎合中央要求,據悉,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國情教材,一份借香港水源不足需靠廣東省供水,教學生中港兩地息息相關,和尊重內地水利專家的治水努力;另一份則以黃河的面貌和污染挑戰,要學生思考黃河和母親的共同點並多加愛護。為達到左右逢源,題材顯得片面、空泛,並強行將價值觀扣上關係,未知是否合乎中央期望,但市民大眾卻為之側目!

國民教育不為港人接受,並非教材本身,而是教材背後的人與事,在八九民運的歷史上,香港市民親證中央政府以剷克對待學生,以軍隊殘害百姓,一幕幕的片段仍猶在目。呼吸著民主空氣的香港 人,對中央政府的蠻橫行為不可理喻,而最大問題是在道德觀念上,香港市民無法取得平衡,由1989 年後的每一年,香港人都有悼念六四,要求中央政府作出平反,討回公義,祗可惜神女有心,襄王無夢,中央政府依然視若無睹,不為所動,在這大事大非的事件上,雙方的核心矛盾便緊緊扣著。

世間是相對的,要別人怎麼樣,得先自己怎麼樣。國民了解國情,國家亦得體察民情,『國民教育』,以培育對國家情懷及對國家承擔為目的,其理念毫無疑問,祗是為政者能否名副其實,為自身的行為作出承擔,這才令人民歸順。

人的本質(佔有)下有一種自我保護本能,受到外物侵佔時,此能力自然強烈,自我保護本能其概括我、我的、我的家、我的社會、我的國家、我的民族。當國家受到威脅,國民意識必然提昇,國家認同不用教育而是本能,翻查人類歷史,人類保護本能發揮得淋漓盡致。民族主義、國土完整,國家統一,是自我保護本能下,凝聚國民力量的意識形態 , 相對的卻帶來國與國之矛盾、戰爭。

社會穩定,社會資源必須平均分配,很多先進國家利用高稅收,補助弱勢社群,社會得以平穩發展,能夠將治國方針放眼於我的世界,釣魚台問題就容易解決,畢竟爭奪、霸佔祗是孩童把戲,釣魚台共同擁有,共同發展,將得益以補助貧窮國家,這不是更有大國風範,從人類歷史流程,爭奪、侵略、至共和……這才符合人類前進的步伐。

4/9/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