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嬰兒呱呱落地,正意味著他的生命充滿磨難,然而,這樣的說法是悲觀的,但事實上苦難伴隨人的一生,卻是無可置疑,人為何要受苦呢?

在一次電視答問會上,教宗本篤十六世被日童提問到,有關日本地震海嘯中,為何兒童要承受苦難,教宗無言以對,但他強調:「耶穌也受到類似的苦難,我們總有一天,會明白一切苦難不是無意義的,而是天主背後的慈愛安排」。未知松木惠麗奈是否滿意教宗的答覆,但教宗的親切回應,卻贏得現場觀眾的擊節掌聲。在基督教教義上,代贖所承受的苦難,成為聖徒受苦的榜樣,宗教無疑給人強烈信念,使人易於面對厄運。

出埃及記記載,『人是受苦的,人生是苦的,連屬神的人也不例外。種族問題、忘情、嫉妒,都是人間苦痛的來源,人們把一切好處據為己有,永無休止的剷除對方,痛苦便源源不絕』。猶太民族,四千年來,飽受迫害、流亡、滅族的漫長歲月,出埃及記,似乎正預示他的子民的沈痛日子,而實質上,當時的摩西,已深深感受人性的殘酷。

佛總結人生的八大痛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熾盛。生:活著就是受苦,是所有苦難的基礎。老:隨著歲月流逝,精力、健康、記憶,一一隨風而去。病:病魔不眠不休的折磨。死:死亡是任何人都不能避免,卻又無法掌握,合共生、老、病、死苦。人生本來聚少離多,與親人分離的痛苦,是愛別離苦。人與人的磨擦而產生妒忌、怨恨等情緒是怨憎會苦。想要的但得不到即求不得苦。

以上的苦歸咎於色、受、想、行、識,意指自己本身的感受,而產生分別、計度,起種種煩惱,讓身心不得自在,稱為五蘊熾盛苦,合稱「苦諦」。五蘊源於,貪、嗔、癡三毒,即「集諦」。去除痛苦,消滅「貪、嗔、癡」,就是「滅諦」。一切痛苦的止息也稱為涅槃,即斷盡煩惱業,得解脫,即「道諦」,總稱「苦、集、滅、道」四聖諦。人們認為苦難是來自於地震、風暴、戰爭、暴政,染病等自然災害及人為錯失,而佛將苦難歸咎於自身,兩者分別於前者是從現實所經歷,佛則以真實而證驗。

世間所有現象,山河大地、日月星晨、生命、以至人的心念,他們的依存與變化,都有特定規律,物有「成、住、壞、空」,人有「生、老、病、死」,念有「生、住、異、滅」,且循環不息。現象之生滅變異的總和,受因緣支配,比如螞蟻要路過,行人無意踩踏;大地要調節,災難無可幸免。一切現象本是自然,但變素皆以因緣而生。

因緣的動力,稱為業,業分個人和整體,個人業力,由自身演變,整體業力由群體、社會、民族、以至世界所引發,稱為共業。業是因果的副產物,因果互相關聯,因生果,果生因,因果來源於人的思想行為,而思想行為的主帥則是自身的貪、嗔、癡。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宇宙間一切事物,都沒有絕對存在,對立是與生俱來的,有生有死、有聚有離、有快樂就有痛苦、有機遇就有逆境。在絕對的國度,卻沒有對立的,從現象緣生緣滅的玄機,使人洞悉萬物之生起,並啟發人的心地,轉化為大地心地,以整體觀念對待事物,比喻人們不因螞蟻的死活而哭泣;大地亦不會為人們的處境而悲傷,人們在接受好的同時,壞的一面仍能坦然面對。

有位禪師說過「人生有苦樂兩面。太苦了,當然要提起內心的快樂;太樂了,也應該明白人生苦的真諦。熱鬧的快樂,但樂極生悲;冰冷的痛苦,會苦而無味。學會自己調和,才能充分體味人生的幸福」。

在苦樂中體會人生,仍需釐清宇宙真相,有情皆苦,是必然的。

29/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