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卡爾思想錄,『我們全部的尊嚴就在於思想,我們都只是一些脆弱的蘆葦,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它卻是一根思想的蘆葦。正是思想讓我們有别於其他的動物,並且持有一份尊嚴,人因為思想而偉大,然而遗憾的,人更是一些平庸的蘆葦,在濕漉漉的葉片上綴滿了簡單而低層的欲望,或許這就是我們普通的芸芸眾生所不可超越的命運』。帕斯卡爾深信上帝,惟有上帝,才使人不再是沉湎於世俗的蘆葦。

『思想』是人對世界感性認識的基礎上,通過分析、綜合、概括、提煉,形成的對某種客觀事物規律性的認識,稱為觀念。 人們對自然、人類社會進行的思考,並經過思考得出的想法、念頭。以科學解釋,思想是大腦細胞的活動,產生電流,繼而產生電磁場,電磁場對其場範圍內的物質的電子發生作用,從而改變物質電子的變化,進而促進物質的改變。

思想是一系列的資訊,輸入人的大腦後,形成一種可以用來指導人的行為的意識,決定人們的言行舉止,這便是思想的本質。不同資訊表現出不同思想。人所處地域、種族、經濟、政治、文化等環境不同,承接的傳統、教育、文化、政治、信仰千差萬別,思想也必然是形形色色的。

帕斯卡爾說『最適合於人的激情,是愛和野心,它們包含著許多其他的激情。它們幾乎不聯結成一體,然而人們常把它們連結起來,但是即使不說它們互相毀滅,它們也是互相削弱的,整個的人生就這樣地流逝。我們向某些阻礙作鬥爭而追求安寧;但假如我們戰勝了阻礙的話,安寧就會又變得不可忍受了』。

人之認知世間是基於思想,人別於其他生命亦是因為思想,生命由(佔有)本質帶動,沒有思想的生命 (無情眾生) 隨本質變化,有思想的人們 (有情眾生) 隨經歷累積,並逐漸由私利局面走向共存空間。哲學、宗教,應運而生,殘酷歷史創建文明里程,民主自由隨之而起是個人主義,對立、矛盾是必然現象。一切的觀念、主張,隨環境變數而相互交錯,是感動或是煽動,是機遇或是陰謀,都取決於立場而各自演繹,在思想上完全找不出絕對道理。

佛性、基督、天命…,在人的思想中佔據重要位置,無論信仰與否,這個被稱之為全知意識的意識,都深深埋藏於思想外另一領域,但又默默地影響人們的思緒,要發現他的存在,亦惟有通過佛法指引,在一個沒有對立的意境中,體會生命本源!體會絕對道理! 佛陀在菩提樹下,夜賭明星,豁然大悟:『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具有如來智慧德相,祇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若離妄想執著,則清淨智,自然智,無師智,自然現前』。

帕斯卡爾說: 人的偉大之所以為偉大,就在於他認識自己的可悲! 然而認識是不踏實的,釐清自我真相,在驚覺中才能喚醒過來!

18/12/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