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選舉』是人民的意願的一種表達方式,並集合而轉化為一種集體決策,以決定管治人選,選舉的定期性,可避免獨裁官員或終身制總統,被選出的官員必須向民眾負責,務求授與繼續連任的機會,也必須面對被汰換的風險。美國學者珍妮柯克派翠克定義為:「民主選舉不只是一種象徵符號… 也是高度競爭、定期舉行、具代表性的決定性選舉,人民透過選舉選出政府的最高決策者,而人民也擁有批判政府、發表其批判言論、提出不同想法的廣泛自由」。

『民主政體』的政府權力源於人民的整體願望,藉以自由而公平的選舉方式,來表達人民對政府權力的同意,是民主政體的機制。人民的整體意願源於人民自身利益,休謨政府的起源,正說明其必然性。角逐參政,侯選者的理念,必須乎合人民的整體願望,才能被民眾認同,若侯選者的理念與人民利益發生衝突,所有的理念也必須讓路,要得到民眾支持,必須依循人民整體利益著想,是遊戲規則!是政治現實!

脫穎而出,成為民眾的鍾愛,他必然能體察民情,照顧民眾利益,積極為民眾服務,民主選舉之所以被擁護,正正是這份為人民服務的推動力,中國政府致力改革、打壓貪官、推行民主,但社會上依然四面楚歌,貪官依然一浪一浪,中國政府所欠缺的,就是由民主選舉所帶來的這份推動力。

記憶猶新,十九世紀中葉,北美西部的金礦場,吸引大量華人湧入,成為當地最大外勞社群,華人遭受法律限制,男性不能帶眷入境、不能享有大部分的社會福利、無歸化權….等。到了金礦產量逐漸衰竭,華工陸續回流大城市當雜役,當地工會率先發難,批判華人以低薪酬,搶走美國人的工作機會,於一八八二年,美國國會通過排華法及禁止華人與美國白人通婚法,華人於當地處境堪慮,受盡社會各階層,工會、民間、政客、政府的壓迫、剝削和歧視。此段慘痛經歷,被稱之為『北美華工血淚史』。

今天,香港大部分市民反對外地傭工居港權,市民擔心外籍申請居港權,會令香港擁有居留權的人數大幅增加,對經濟和各項社會福利,帶來沉重負擔。左派工會的立場及民間對不同意見的少數工會的激烈仇視,與上述歷史類比,當時美國國內民情及正反面人物和團體,與外傭居港權爭議中的正反面主角不謀而合,歷史再次上演,不同的是表演人物角色對調!是人的本質『佔有』捍衛自身利益所帶出的矛盾!

『公義』在政治舞台是難能可貴的,捍衛公義必須負出沈重代價,要喚醒人民公義精神,亦得有人發聲。以維護法律原則的公民黨,若隨波逐流,實於理不合。要為公義出頭,該黨必然是最佳人選。排華法無異把種族歧視合法化,實施二十五年,得共和黨聯邦政府參議員George F. Hoar 努力不懈,各地游說,最後於一九四三年廢止,所有華工亦因此取得歸化權。『北美華工血淚史』得以謝幕!

2011 區議會選舉後記

19/11/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