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布斯說﹕「死亡極可能是生命中最了不起的發明。死亡是生命交替的媒介,送走老一代的事物,讓路新生代。所有期望、名聲、困窘或失敗的恐懼,在面對死亡時,都將煙消雲散,僅留下最重要的事物。因為你已經赤裸裸地面對著生命,沒有理由不順從內心的聲音。死亡是我們共同的宿命,從沒人能逃過,這是命中注定的。」喬布斯不但充滿生命力,更充滿了智慧,癌細胞減退不了他的生命熱誠,為事業再創高鋒,當走到生命盡頭,安然接受命運安排。

 《楢山節考》是日本作家深澤七郎的經典作品,以民間棄老習俗為題材,敘述一個貧窮村落,由於缺乏糧食,到了七十歲的老人,便被自己的孩子背到楢山丟棄,故事中的主人阿倫婆婆,從容的走入楢山,接受山神的祝福,她從未提過上楢山即走向死亡,相反,她因自己的離開而忙於為家人作好準備。阿倫婆婆堅持楢山朝拜的信念,使她完全接受死亡。

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認為:「死亡是對現實世界生活的否定,當人面對死亡時,才會停止對世界的憂慮和擔心,從陷落中孤立出自己,成為真正的存在。死亡是屬於個人的事,他人無法替代,只能靠自己體驗死亡。死亡是任何時候都可能發生,人在什麼時候死亡,都是合理的,沒有規定你該活多久。人應隨時準備死亡。因此,人必須正視死亡,從恐懼中明白自己活著的重要性。為自己計劃未來時,必須包括死亡。人不該只接受生命,而拒絕接受死亡。」

 死亡是必然現象,人們卻無法面對,是人掌握不到死亡後之情況。阿倫婆婆相信山神的安排,她樂於接受死亡,喬布斯的智慧,使他看破生死,坦然面對,宗教與哲學無疑給人強烈信念,超越痛苦,超越生死。

人為萬物之靈,能清楚螞蟻動向,螞蟻視人為自然現象,主體可比喻人與螞蟻的關係,主體能洞悉人的一切活動。螞蟻隨時遇到踩踏,正如人要隨時接受死亡,人與螞蟻之差別,是人有強烈意識(人的本質),使人不斷創新,追求,尋覓更高層次,人就活得激情、精彩,這也是生命的原動力。

 死亡是現實世界的否定,與生存是對立的,在相對世界的一切觀念都是對立,人神、好壞、長短,沒有對方無法理解本身。絕對世界是沒有觀念,不存在意識,不屬於『自我』,絕對世界所呈現的是一種絕對狀態,使人洞悉宇宙與生命之生起。

 海德格爾認為人有屬於自己而有待實現的潛能,當死亡時,真實屬於自己的自我才會顯露。這個自我,等同哲學上的(存在)主體。而佛教則以無我為基礎,因為這個『我』,正是生命的導火線,有我自然有我的期待,有我期待的一切,追求越強,自身的貪瞋痴不斷擴張,要面對死亡時,對身邊的一切事物便越難放下。

 所謂哲學上的(存在)主體,都是人們的觀念而安立!

生死皆由心所作,心若滅者生死盡 !

8/10/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