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面對周遭環境而感困惑,試圖解除疑懼,哲學油然而生,成為所有學問的源頭,早期哲學具相當濃厚的神秘色彩,隨著時代文明,哲學相應變革,在漫長的哲學史上,人們由宇宙問到人生,由知識問到德行,由今生問到來世,在云云題目中,人們總離不開同一疑問,究竟宇宙萬物,有沒有主宰(本體)存在 !

康德認為,我們只能認識現象,卻認識不到現象本身(物自身)。亞里土多德定義為討論一切的存在,也同時討論存在之所以會存在的道理,則存在本身。意思是藉由存有本身(不論是客體的實體,或是認知的主體),才有可能對一切存在產生認識,只因為對一切存在的認識,就是要揭發存在之所以為存在的道理。

『明心見性』一詞簡約解釋為:從心所起的作用,從而徹見、領悟生命根源,洞悉「性」之妙體與真理,使人們從迷夢中醒覺,佛家的明心見性,與哲學家們欲而不可求的終極答案(本體),其理念是相應的,彼此表達同一境界,從而揭示生命奧秘、絕對真理。而他們都是無法認知、無法剖白、無法驗證。

『性』所呈現的現象,留意生活細節不難體會,比喻螞蟻,螞蟻們朝著食物方向走,把食物帶回巢穴,再向食物出發,又折返回家.螞蟻四處尋覓,遇到糧食,喜出望外,遇到踩踏,全軍覆沒。冬天,人們躲在暖和地方,夏天,人們跑到清涼處,饑時吃飯睏時眠,一切來得自然。

『性』所流出的真理,是世間所有現象,包括宇宙萬物、人的思想行為,一切的運行,都是由前現象帶動,後現象生起,且不斷地重覆,因生果,果生因。從現象中洞悉萬物相依相緣的存在與生起,佛家說的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藉以透視人的思想舉動,其背後之動機及隨之而起的貪嗔痴,使人產生強烈覺知,不願再隨波逐流,不願再執迷世間名利、情欲。

螞蟻與人獨立存在,有各自不同世界,人能了解螞蟻,是由五識所起用,處於被知範疇,體性並非單獨存在,衪沒有認知對象,人要體會衪,仍需離識才能呈現,所謂「破相顯性」。世間一切思想、觀點、主義,都是依據當時環境而思維的產物,所謂真理,在相對角度永遠不存在。「性」沒有任何意識形態,不存在對立局面,「性」如鏡子般不偏不倚地呈現,而所流出的正是『絕對真理』。

有對立的世間就有生死、有輪迴、有痛苦、有仇恨,現今資本社會,人們利益掛帥,衝突是必然現象,政府與人民的矛盾、老板與工人的矛盾、富人與窮人的矛盾,人們苦中作樂而不自知,那種不可思議的存在,你是否要深切契會呢!

一語破千疑
萬法隨心現
何處不是道
無心勝萬千

3/9/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