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論》是休謨一生中最重要的著作,在第三卷 “論道德” 中,休謨將道德的基本原理,分為倫理和政治兩方面,說明了瞭解人性科學的重要性和意義。休謨認為,『政府權力與人們對政府權力的服從,並不是根據人們的同意或契約關係產生,而是人們由於利益的需要,經過歷史演變和逐漸習慣形成,人的天性是自私的,但個人的力量是孤單的,不足以抵禦自然力的各種威脅,因而人類從一開始就不得不結成社會,互相利用,以謀取各人的利益,人類結成社會所遵循的重要一條『自然法』,就是穩定財物佔有,即承認和保障私有財產權,這就是『正義』的原則,為了維持正義原則,維持社會的和平與秩序,這就是政府的起源。』

以仿效歐洲顏色革命而命名的「茉莉花革命」,突尼斯推翻了執政20多年的總統本阿里。這場民主抗爭,在北非中東掀起了骨牌效應,繼埃及的反政府示威,迫使統治30年的總統穆巴拉克下台。巴林、也門、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和伊朗,亦展開反政府浪潮。促成『阿拉伯世界』的反政府抗爭,是因為這些國家,數十年來經濟得不到改善,貧富懸殊極為嚴重,而官員濫權斂財、貪污腐敗,人民對特權政府滿腹牢騷,加上失業高企,百姓苦不堪言,故鋌而走險。

政府源於人民的互惠而引申出來,它必然以人民的利益為本旨,以促進人民的生活,休謨政府的起源,正說明這點。從中東的民主運動,反映,再強的專制政府,若不能以民為依本,解決民生,最終亦祗得下台收場。

政府與人民利益密不可分,在人民而言,由自己選出來的政府的制度下,才是最大的保障,政府受人民監察,效忠人民,才得人民擁護。因此『民主選舉』是世界一體化而形成的大氣候。不同的經濟發展國家,有不同的民主制度。而民主的步伐亦隨經濟、環境、人口而有所偏差。經濟改善,人民生活保障,知識水平提高,人民對民主自由的索求亦相應提昇。故勿論如何產生的政府,都應以體察民情、尊重民意、逐步開放讓人民共同參與政治決策,並採取高稅制度,使高收入財團,補助弱勢社群,減少利益傾斜,及減少社會矛盾,以穩定民心,是治國之最基本。

佛家世間,一切物象都是現象,前現象的生起,推動後現象的發生,專橫的當權者:必然出熱血先驅,愛民的政府:必能順應民心,沒有腐敗的君王:放不下革命烈士,一套完善的社會制度,人民自能安居樂業,民主選舉勢之所趨,政府必須依從大氣候才能創造未來,永遠祗有時勢出英雄,英雄強行改變時勢,這祗會舉步維艱。

辛亥革命100周年

30/0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