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世紀哲學家休謨的第一部著作『人性論』,從知性、情感、道德三方面,以實驗推理,討論人性原理,成為英國古典經驗論代表,對其後哲學思想具深遠影響。

休謨認為『知覺』是知性的全部內容,知覺分印象和觀念,印象是當下(色、聲、香、味、觸等)的感覺,或經反省(喜、怒、愛、惡、慾等)的情感,是最初呈現於人心中的意識,這種原始印象,是一切思想、一切觀念來源,人的知識不僅源於知覺,亦限於知覺,我們不僅不知道在我們之外之事物是甚麼樣子,更無法知道我們之外有任何事物的存在,『知覺』、即印象和觀念,成為巍然獨存的唯一存在。

原始佛教中的十二因緣法,由老死至無明,當中生、有、取、愛、受、觸、六入、名色、識及行等,對『知性』都有詳盡描述。一切情感、反應、印象、觀念等意識,亦隨之而起的思想行為,不斷重覆、執著、造業,成為生死流轉現象,無明根源。一切(知覺)意識的起動,都源於心的反射,洞悉心的起用,就清楚(知覺)意識的流動,『心』含世間的一切,包括知覺,意識。

休謨認為一切道德都建立在痛苦和快樂的情感之上,德的本質在於產生快樂,惡的本質在於給人痛苦,人的意志活動或道德行為其動機不是理性,而是情感,理性受情感支配,是為情感服務。休謨的『理性』,與佛家的『虛妄心』在觀點上頗為接近,人的行為由情感、環境所操控,不能獨立自主,毫不自在。而佛教的中心思想『無我觀』,我只是五蘊色、受、想、行、識和合所生的假相,觀察身心和外境的互動和依存關係,通過修行使人從現實世界中抽離,不再受情欲的執著所困擾。

榮譽、名聲、權力、財富、情愛,生存和悅樂的渴望與回憶,是人類賴以生存和求上進的根源,人從自我出發: 自我保護、擴展、並不惜傷害他人,為了滿足金錢及物質的享樂、成就感,人心中充滿著權力欲、佔有欲、主觀意識,或逃避責任、消極退縮,於是人便生活於患得患失、焦慮緊張的環境中。「無我」並不是放棄,而是覺悟真相,明白『我見』是錯覺,『無我』才是真實,依附在我見之下的貪愛、瞋恨、恐懼、不滿,再沒有立足餘地,煩惱自然逐漸消除,離苦而得自在。

『無我』並非宗教寄託,更非哲學智慧,而是實實在在的真相。

出妄之本,唯在觀心,觀心得悟,一切俱了!31/3/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