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熱衷於統治,另一方面甘願受制於權威,是相對世間的必然定律,宗教由人創立,依循人的本質,佔有/追求所推動。佛教覺悟而得啟發,以順應人心(本質)而建立,其目的通過佛教修持達至解脫、自在,最終仍與本質背道而馳。這是佛教的原初精神。

人類的思索起源於好奇,哲學亦因而誕生,哲學 Philosophy從希臘字轉變而來,意思是「愛智慧」,其含概廣泛,舉凡人生哲理,世界瞭解,理性信仰等問題,哲學都有深入研究,無論哲學家提供各方 面確定答案,哲學不在於答案本身,而是其問題能豐富人們之想像力,以減低教條式的自信,以及減少對世間之迷惑,哲學是不可或缺的學科。

『真我』在哲學中是一大課題,蘇格拉底將『我』分為身體與靈魂,而兩者是難以調和,他主張人的身體是靈魂的監獄,靈魂原本是自由,卻不幸被身體拘禁了。為了掙脫身體的束縛,人就必須進行修煉功夫,讓自己擺脫身體的欲望。

笛卡兒『我思故我在』,將傳統經院哲學扭轉過來,他以理性分析『我』,因為正在思想的我,肯定了我的存在,接著『我在故上帝在』,這裡的上帝解說為至善,說明世間的至善是必然存在,笛卡兒將『我』劃分為思想與身體兩個層次,把身體作為機械,整個物質世界當作機械看待。

現代哲人傅佩榮,認為人之基礎架構,從身、心、靈三方面分析,人有自我意識和自由意志,二者結合在一起,使人能思考、感受、抉擇。人能讓自己的身體 不起作用,而使心、靈充分運作,這樣的人就是真正的自由人,反之,人容易衝動,生活中稍不如意就有強烈情緒反應,他一點也不自由,是將自己的生命綑綁住了。

佛教中四大元素,地、水、火、風,構成世間萬象,山河大地、一切萬物,包括人身。人的組合隨了身體還有心識,心識與身體的關係就如主人與僕人,身體 成為心識的全天候僕人。心識可分拆解釋,心無形無相,卻容於萬象,識有八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及阿賴耶識,在唯識宗有詳盡解 說,心與識的關係可比喻空間與房子,彼此相依相存。

識含藏一切概念,包括感覺、知識、經驗、思想、主義、與及業的種子,業的種子有個人及整體,個人是自己本身,整體是指集團、地方、國家,稱為共業。 業力有善亦有惡,是由人的行為所引發,在科學角度稱為因果定律。善業、惡業因人而異,使人的理念、主張、價值取向、行為、反應,各有分歧,亦構成了整個紛 爭不絕的大千世界。

人受識(感官)誘惑,受業力支配,加上本質的驅使,人不斷追求、渴望、又不斷被情緒牽動,所謂自由自在,這祗是人們的一廂情願。在佛而言這個稱為 『無明/假我』,釐清我的真相或者我是誰?就必須依靠佛法引導,佛教有多個法門,其中以念佛法門,及直指人心的禪學,都廣泛深受佛家採用,通過佛法磨練, 人心會慢慢軟化,最後步入無念狀態。

房子必需有空間才能建成,拆掉房子自然騰出空間,識由心所反射,離棄概念,心再不起作用,在哲學上分為實在(物質)界和實在性,透過實在性所產生的 作用,佛稱為空性(般若)智慧,空性智慧下,通透人的思想行為背後所引發的動機,與及思想行為隨之而起的反應,心心相通,自身如是,別人如是。所謂『真 我』必須在佛家中的無我狀態下才能洞悉,而每一舉心動念,都能了了分明,緣起性空,明明白白,人就能體諒及容納別人,佔有/追求欲望才會漸漸平息。你要做 哲學家,要做政客,要成為偶像,或要創一番事業,但你再不執著它的成敗得失,人自然逍遙自在。

三界之中,以心為主,能觀心者,究竟解脫,不能觀者,永遠纏縛!

 

27/06/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