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law Nillaw 你係邊呀
幾個月沒有聽到這聲音了
從前寒師兄來電
第一句總是這樣的師兄病倒了
情況更不可收拾
癌細胞給他的傷害
在他的面容中已道出一切
實在十分痛心師兄年少時已經學佛
對佛法別有心得
成為的士司機後
常常為客人說法
他說他是行腳僧
要來人間傳道

他喜歡走到佛教網站
與佛教子弟交流意見
每有新見解總會來電參酌
我與他的認識
也是從佛教網站開始

師兄的熱情實在莫名其妙
就好像情豆初開的少男
遇上了心儀女子一樣
令人匪夷所思

記得他送給我的一個腰墊
我即時就轉送給其他師姐
我並不想傷害他
祗想給他答案今天他將要離開
兩眼滲著淚水的他
用盡了所餘力氣
他說他要再回來
完成他未完的任務

我不奇然答應了他
你要回來我也跟你回來
你回來的時候
記得要來找我
但不要太晚了

9/2/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