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時家境清貧
媽日以繼夜工作
管教的責任就落在哥身上

哥很嚴厲
每天祗許半小時外出嬉戲
超過五分鐘回來就要受罰
弟曾因超時而整夜不敢回家
結果給哥用藤條打了百多下

哥雖然苛刻
但仍有慈愛一面
記得我擾攘要學結他之際
他就送了一個給我
事隔四十多年
結他的音質依然清脆

哥讀書很用功
半功讀完成大學課程
在當時
大學生很受社會器重
要找理想工作並不困難
往後的日子他總算富裕多了

哥有著這份堅持
每做事都如此上心
在三年前
他開始學佛
不斷鑽研佛理
又不停地往禪修學院打坐
每次坐下來總是一兩句鐘
他的毅力實在無可置異

但滿口禪語的哥
與道場師兄姐無異
禪語既成生活概念
祗有造成一定障礙
在這段日子
我經常給予冷水
當然換來的就祗有無情對待

期待的日子來臨了
今天哥來電
他興奮地說
我開悟了

突然回心微笑
他是我第一張成績表

迷來經累劫,悟則剎那間

26/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