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寒山翠

苦樂浮現俗塵中
欲尋住處猶如風
心已滅時生死盡
圓覺夢醒了無蹤
悼念鍾情圓覺經的寒山翠
19/2/2010

遲來的春天

Nillaw Nillaw 你係邊呀
幾個月沒有聽到這聲音了
從前寒師兄來電
第一句總是這樣的
師兄病倒了
情況更不可收拾
癌細胞給他的傷害
在他的面容中已道出一切
實在十分痛心
師兄年少時已經學佛
對佛法別有心得
成為的士司機後
常常為客人說法
他說他是行腳僧
要來人間傳道
他喜歡走到佛教網站
與佛教子弟交流意見
每有新見解總會來電參酌
我與他的認識
也是從佛教網站開始
師兄的熱情實在莫名其妙
就好像情豆初開的少男
遇上了心儀女子一樣
令人匪夷所思
記得他送給我的一個腰墊
我即時就轉送給其他師姐
我並不想傷害他
祗想給他答案
今天他將要離開
兩眼滲著淚水的他
用盡了所餘力氣
他說他要再回來
完成他未完的任務

我不奇然答應了他
你要回來我也跟你回來
你回來的時候
記得要來找我
但不要太晚了

9/2/2010

悟則剎那間

少時家境清貧
媽日以繼夜工作
管教的責任就落在哥身上

哥很嚴厲
每天祗許半小時外出嬉戲
超過五分鐘回來就要受罰
弟曾因超時而整夜不敢回家
結果給哥用藤條打了百多下

哥雖然苛刻
但仍有慈愛一面
記得我擾攘要學結他之際
他就送了一個給我
事隔四十多年
結他的音質依然清脆

哥讀書很用功
半功讀完成大學課程
在當時
大學生很受社會器重
要找理想工作並不困難
往後的日子他總算富裕多了

哥有著這份堅持
每做事都如此上心
在三年前
他開始學佛
不斷鑽研佛理
又不停地往禪修學院打坐
每次坐下來總是一兩句鐘
他的毅力實在無可置異

但滿口禪語的哥
與道場師兄姐無異
禪語既成生活概念
祗有造成一定障礙
在這段日子
我經常給予冷水
當然換來的就祗有無情對待

期待的日子來臨了
今天哥來電
他興奮地說
我開悟了

突然回心微笑
他是我第一張成績表

迷來經累劫,悟則剎那間

26/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