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古人類以家族群居,異族間常因土地、水源互相爭鬥,形成對立。為了生存,人們尋找食物,四處遷徙,經江河流域,散佈世界各地,由於環境、地域、氣候各處不同,人的膚色、外觀亦有所偏差,而生活模式,風俗習慣、宗教神話也各自各發展,人們要求自我分類:分黑人、白人、非洲人、亞洲人….『種族觀念』、『民族意識』日漸強化。

『民族意識』伸展至『民族主義』,其包含民族、種族、與國家三種認同在內的意識形態,是凝聚民族共同體的主張,可促進國家團結及激發國民愛國情緒的一股集體力 量。在印度,甘地鼓舞著的民族主義,這場和平抗爭,終結了英國的植民統治。中國的民族統一大業,促成香港、澳門回歸祖國,結束了一百年的植民生涯。四川汶 川大地震,激動了中國人的中國情,『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成為當時佳話。

然而『民族主義』可以激勵國民的愛國情緒,但從另一方面,由於人們總認為自己的民族是優越於其他民族的,因此常會引發矛盾、衝突、戰爭,甚至造成種族滅絕等 災難,民族主義的負面影響更具深遠。美國九一一襲擊事件,掀起一陣民族主義浪潮,各國譴責暴行狂徒,以及對美國的支持,美國要來聲討,戰爭一觸即發。藏人 要求西藏獨立自治,一場一場的抗爭,未完未了….。

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成為歐洲偉大人物,但哥倫布的新大陸,早於冰河時期,人類已聚居該處。千百年來,印第安人在這土地上自給自足,建立起一套社會模式,哥倫布的發現,為歐洲人開啟了殖民美洲的大門,但對印第安人而言,卻遭逢一場滅族的大浩劫,在殖民者的驅使下,這場抗爭,印第安人被屠殺的達 2400萬 人,『民族主義』對世界歷史及國家政治影響至深。

弱肉強食,本來就是宇宙與生俱來的生命動態,人以我為中心,包括我、我的….、我的家、我的族、我的國,人不斷向外追索,以霸佔對方,據為己有。殘酷歷史的主人,非歷史中的掌舵者,而是人的本質『佔有』及所引發的『貪、嗔、痴』。

『覺性』促使人們不斷在非和諧的本質中,尋找和諧的國度,但兩者截然對立,要覺悟人類本是一脈相承,心心相印,亦惟有自覺,覺自心即覺一切眾生心,『心佛與眾生,本來無分別』。

佛家說『同體大悲』。

30/11/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