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義』一詞源於法語,(laissez faire)自由放任,於法國大革命後席捲全球,由於政府苛刻而激發人民對自身的反思:包括自由、自主、人權等,以維護個人利益的訴求,是民主潮流下之自然產物,在不同的社會背景,個人主義的體會亦有所偏差。

在法國大革命,人民以宣揚民主自由為口號,發動民間抗爭,致令法國人對個人主義,與革命帶來的『政治集權』聯繫一起,認為它是一種災難,是對社會內聚性的一種威脅,而德國人卻以『個人主義』為社會團結的最高實現,美國喻它為民族認同的象徵,英國更廣泛推崇。

『個 人主義』與人之本質步伐一致,都是由自身視野出發,自然有其『個人』魅力,自由放任,誰不響往。相對的國度,永遠都是對立的,特顯自我,人以我為中心而變 得自大,人與人日漸疏離,人們間依靠制度才取得共識,社會矛盾日增,如長期的法律訴訟,歇斯底里的爭產官司,人們依循法規,卻離棄了道德。

柏拉圖『理想國』中的平民政治,不謀而合也有以上的描述,柏拉圖認為在不加區別地把平等給予一切人的制度下,人們充滿自由,人物性格也因此變得各式各樣,人的道德價值亦隨之改變,稱傲慢為有禮,放縱為自由,奢侈為慷慨,無恥為勇敢,人們沈醉欲望,卻將美德驅逐……。

柏拉圖將物質世界以外設了一個非物質的觀念世界,物質世界祗是理念世界的模糊反映,而理念世界才是真實,他的唯心主義哲學以運用社會政治,造出了他的『理想國』,理想國中帶有極濃厚的宗教色彩,柏拉圖認為唯有『神』的力量,才能洗滌人心,創造和諧的國度。

本質越強,人的貪嗔痴越旺盛,通過宗教活動,將人心軟化過來,是人的本質下對權威妥協的一種意識,稱之為『全知意識』,則佛說的『智性』,要克制 『我』的作 祟,必須明白本質的來龍去脈,佛家中的『無我觀』,並非一種觀念,也非一般學說,而是通過修行,證入一個無意識形態下的狀態,體會本質實相。

無我,心調柔

 

19/08/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