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工畫師

達爾文的進化論踏入200週年,然而他的理論與創世論如何矛盾,在伊斯蘭教國家,基督教國家,及猶太民族,大部分人民仍然深信人 類是上帝創造的,不是達爾文的論據不足,而是恆久的信念,植根人心。 『上帝的天國』、『佛說的極樂世界』,都是人們賴以生存的憑藉,尤其處於惡劣環境,如沙漠西藏等貧瘠地區的民眾,神的信念更不能抹煞。

在佛的世界,神與魔的存在不是以有或無去分別,更不是用對或錯作標準,因為在佛的國度,根本沒有相對的意識形態,神與魔、有與無、對與錯,皆從心生。『佛』 意思是覺悟,是覺悟宇宙人生,明白世間本來面貌,佛陀是覺悟的尊者,他說的一切法,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及一切法門,是針對不同根性的人們而說的,他 說的果位境界,令眾生處於清淨和諧狀態,是安立人心而說的,佛陀宣說的法,最終是引導人類走向覺悟之路,覺悟宇宙真理。

人的一切思想行為, 受週遭環境支配,受欲念帶動,使人們迷茫不能自拔。 修行人明白照顧心念,對外來環境所產生的每一動念,以佛法作出調教,貪瞋癡漸漸減退,本質漸漸銷融。  覺悟的人的心猶如虛空,從沒有立場的心去觀照自己,如何反觀自己的心所面對世間事物的反應,隨著覺悟透徹,再不受世間的幻象所迷,再不受本質所蒙蔽,他 的存在猶如戲劇中的演員,繼續演繹劇中角色。

同樣是演活人生,宗教是透過神主信念,稱為『他力』,佛是覺悟宇宙真理,稱為『自力』,而在覺悟的領域中,射箭的人是誰,心佛與眾生是怎樣,『天國與極樂國土』又是什麼,一切疑雲, 就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皆因萬法唯心。

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界!

12/2/2009

全知意識

許 多哲學家、神學家,嘗試以跨文化、跨科學及跨宗教去探討『絕對真理』,卻引申很多矛盾,各宗派都有自己的立論,他們都堅稱自己的神是唯一的,自己的教是絕 對的,然而諸宗教都能以寬容的心量接受別的教派存在,但說到真理,說到神的原初理解,宗教們如何努力,都難取得一致共識,宗教衝突,亦由此引發。

不 同民俗有不同文化,不同政治有不同制度,不同立場有不同見解,在其位說其語,在多角度的世間本來如是,所謂『絕對答案』怎可能在相對的國度存在呢!宗教是 歷史產物,是革命結晶,是正義旗幟,他們能適應時代而轉變,減少派系間排斥,聰明的哲學家,探究了一套彼此認同的結論,他們的共識是宗教的神話與實踐是宗 教的主要內容,是宇宙、神、人共融的信念,通過宗教啟蒙,人們確立人生目標、生命意義,彼此和諧共處,而真理非宗教象徵,祂既不是唯一,更不是絕對,真理 可多元性發展,也可多方面解說的。

在人的本質 (追求欲念) 中,隱藏著一種對權威妥協的奇特意識,當人們之欲念膨脹或低沈時,這種意識能充分作出調教,以平衡本質之發展,人的智慧亦隨之而展開。無論是黑人、白人、 原始人、現代人、信徒、非信徒,此種意識都潛伏在每人的本質中。人們常常掛在口邊的如:求神拜佛、祖先庇佑、救世主、天有眼、命運……等語句,正是人們在 無所適從下對權威的妥協的意識,人的概念神、佛、祖先、主、天、命等無形的權威,可稱為『全知意識』、『智性』、或佛說的『佛性』。

佛作了 一個比喻,有一個人被毒箭所傷,傷口正流著血,他不讓旁人為他療傷,卻不停追問射箭的人是誰,這人還未把箭拔出便流血死了,這故事好比人們追求真理一樣, 以有限生命去了解宇宙人生,以人類語境來解說絕對真實,都是不著邊際的,『真理』被落入知見中,是宗教情操,是人心的反射。

7/02/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