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與哲學,隨時代變異,有不同的理解,神的價值取決於當時局勢,神是創造世界的主人,還是在改變世界的革命者呢 ! 皈依和拯救,實質是革命與解放。

當精神世界發生動盪,人民轉投物質世界去,資產階級的世俗模式便成為近 代人的生活方向。戰爭的禍害速使人們反思,國與國建立共和,促進彼此關係以聯合監察,國家趨向法治管轄,人民共同制定法律,建立一套鞏固的社會秩序,在制 度下,人們享有人權、選舉、信仰自由等,社會受到保障,個人主義提昇,而漸漸取締過往的神權統治。

由於社會結構性分化,宗教在政治所扮演的角色也相應改變,宗教再不能以極權左右政壇,教派以多元化格局,轉投民間發展,以推動社會教育及民生問題,其教條也趨簡化,易於民間接受,宗教再不拘泥於教義的文句上,而重視其教義之精神,過往權威之主,現在已成為慈愛的天父。

社會文明,科技進步,宗教理論再受考驗,尤其在物質富裕,道德薄弱的社 會,人民對宗教信仰大不如前,這並非是信仰失效,而是在資本主義下的人們,已變得急功近利了,他們遇上問題時,才會急於求神問卜,趨吉避凶,民間的風水命 理、掌相、問卦等大行其道,正是代表現代人的宗教信仰觀。

『追求的欲念』反映著『未來的疑惑』,是生命的動力,人們憧憬未來,包 括日後的生活,子孫的安逸,以至死後的歸宿。宗教有著層次分明的烏托邦效應,正好填補不足,宗教信仰與人類本質就如連體嬰般不能分割,基督的愛世人,孔子 的克己復禮,老子的回歸自然,即佛所說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其意義相同,都是教導世人,完滿人生。

神力,法治,道德等都是源於他力,來規範人之本質,是人我共存的渠道及 解決方法,但這非本質甘願。超越他力,以自身力量降伏本質,達至解脫,是佛教的最終原意,佛教的『悟』才能悟出真理,『悟』才能悟出答案,明白人我之本來 面目,所以『悟』是佛教的共通點,雖然佛教派系甚多,且易於人們誤解,但無論禪、密、淨土、漢傳、藏傳……等宗派,如果缺乏『悟性』一環,他的教派就是如 何法力無邊,他的存在與其他宗教其意義並無差別。

但悟一心,更無少法可得,此即真佛。

25/12/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