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悟一心,此即真佛

宗教與哲學,隨時代變異,有不同的理解,神的價值取決於當時局勢,神是創造世界的主人,還是在改變世界的革命者呢 ! 皈依和拯救,實質是革命與解放。

當精神世界發生動盪,人民轉投物質世界去,資產階級的世俗模式便成為近 代人的生活方向。戰爭的禍害速使人們反思,國與國建立共和,促進彼此關係以聯合監察,國家趨向法治管轄,人民共同制定法律,建立一套鞏固的社會秩序,在制 度下,人們享有人權、選舉、信仰自由等,社會受到保障,個人主義提昇,而漸漸取締過往的神權統治。

由於社會結構性分化,宗教在政治所扮演的角色也相應改變,宗教再不能以極權左右政壇,教派以多元化格局,轉投民間發展,以推動社會教育及民生問題,其教條也趨簡化,易於民間接受,宗教再不拘泥於教義的文句上,而重視其教義之精神,過往權威之主,現在已成為慈愛的天父。

社會文明,科技進步,宗教理論再受考驗,尤其在物質富裕,道德薄弱的社 會,人民對宗教信仰大不如前,這並非是信仰失效,而是在資本主義下的人們,已變得急功近利了,他們遇上問題時,才會急於求神問卜,趨吉避凶,民間的風水命 理、掌相、問卦等大行其道,正是代表現代人的宗教信仰觀。

『追求的欲念』反映著『未來的疑惑』,是生命的動力,人們憧憬未來,包 括日後的生活,子孫的安逸,以至死後的歸宿。宗教有著層次分明的烏托邦效應,正好填補不足,宗教信仰與人類本質就如連體嬰般不能分割,基督的愛世人,孔子 的克己復禮,老子的回歸自然,即佛所說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其意義相同,都是教導世人,完滿人生。

神力,法治,道德等都是源於他力,來規範人之本質,是人我共存的渠道及 解決方法,但這非本質甘願。超越他力,以自身力量降伏本質,達至解脫,是佛教的最終原意,佛教的『悟』才能悟出真理,『悟』才能悟出答案,明白人我之本來 面目,所以『悟』是佛教的共通點,雖然佛教派系甚多,且易於人們誤解,但無論禪、密、淨土、漢傳、藏傳……等宗派,如果缺乏『悟性』一環,他的教派就是如 何法力無邊,他的存在與其他宗教其意義並無差別。

但悟一心,更無少法可得,此即真佛。

25/12/2008

佛經的真義

佛經隱藏著佛的智慧,概括著解脫生死輪迴的方法,且經典廣博,深入經臟,作為行者是必然一環.

佛接引一切眾生離苦得樂,而達至解脫之道,為照顧不同根性的眾生,故經典可解亦可不解,能解經義者,從經教中由慧起定.一心誦經者,在佛力中由定生慧,兩者都能達至定慧等待.

佛法是方便一切眾生而設,故在佛理中或有矛盾,佛法無異,祗是人心有別,在討論時,大家體會就難以統一,祗要不離佛法原則,彼此體諒,各人演繹各人心,這就是佛法之奧妙處.

佛經功能很多,除了印證行者修行的境界深淺,亦可印證行人之正道與否,現今社會充斥著不少似是而非的外道,借用佛教為名,以標榜自己異能,神通.大家可藉著佛法中的三法印,了知其行徑之真偽,又如一些江湖術士,常以佛法混為一談,扭曲佛理,大家亦可從經典中作出虛實.

行者學佛經年,對義理必然產生共鳴,世間之榮辱得失就能看破,漸漸淡薄名利,生活亦隨之反撲歸真,這是佛法真正意義.但現今大多行者,則以懂得理解佛法為榮,表現自己辨才能力,以博取別人的稱讚,藉以提昇威望,這與佛法作用本末倒置,就是不明佛法的真正意義.

大寳積經有云: [若諸經中文句廣博, 能令眾生心意踴躍, 名不了義, 若有宣說文句及心皆同灰燼, 是名了義.]

13/12/2008

達摩心法

達摩心法

同一天空下的另一角落,中華民族與其他民族一樣,在遠古時代,己著重祭祀崇拜等儀式,他們崇拜對象多以自然物,動植物,祖先及鬼神為主,並抅劃出多姿多彩的神話故事。在濃烈的宗教意識下,『道教』漸漸成形,並成為中國唯一的本土宗教。

於東漢未年,政治腐敗,外戚.宧官交相擅權,放縱貪贓,無惡不作,政府政策苛刻,民怨日深,民間神仙方術大行其道,以煉丹.咒法.符水,替人治病. 解惑,深得民心,方士又號召群眾,抗衡政府,人民紛紛起義,此起彼落,在人群中冒起的張陵,『道教』的創辦人,吸納了數萬信眾。故早期道教,祗著重於神仙 方藥,養生延年,驅邪捉妖等活動為主,帶有極濃厚的迷信色彩。

直至唐代,道教加入了『儒家思想』,著重個人修為,沿用『易經』中的天文卦象以推算及預知事物變數,繼承了中華民俗傳統文化特色。道教又採用佛教部 分義理及模式,設立僧團,定立戒律。他又以神仙信仰解釋『老莊學說』,奉『道德經』為聖典,並以肉身成仙為終極目標,中國有很多歷史人物,如:岳飛.老子 等都被封為仙人,所以道教具有龐雜神仙譜系及人鬼系統。在政治方面,從歷史的記載,道教對政治的關心及干預,都表現極強烈的索求,故道教被喻為入世宗教。

儒.釋.道三教學說,在中國思想與學術發展佔據了重要位置,取材於三教的詩.詞.歌.賦,小說.創作,多不星數,而三教思潮更成為士大夫們日常談論對象。他們或爭功諉過,互相攻擊,或提倡合流,各取共識,三教命運及義理就落在士大夫們對當時局勢及社會改革的意向而變異。

南朝佛教興盛,宮廷內外,清流學者,無不談論佛法,他們各抒己見,不時高談闊論,引以為榮,每有不同見解便標新立異,分門分派,作為一代禪宗的達 摩,再加意見,祗會更見矛盾,他面壁九年,不問世事,有人認為他在苦練心法,有人認為他祗是個自了漢,而事實上,作為一代禪宗,還要來修什麼境界?還要了 什麼生死?所謂『本自天然,不假雕琢』!

達摩禪師有感當時社會提倡的『佛教義學』風氣,不著邊際,他以行動作出糾正「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好讓人們反省。

1/12/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