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思維,創造不少神話傳奇,宇宙萬物,生命意義,人們從傳說中有了答案,對生命得到肯定,並共同以『神』的信念對抗頑劣的自然災害,故事中的農神、雨 神、樹神……..,就是從這環境下應運而生,世間發生的變化,在神的世界裡會相應改變,以融合人民生活需要,當時的宗教,與人類有著密切關係。

藉著一套『神』的信念而獲得權力,無論巫師,牧師,誰也不願拱手他人,他們會巧妙地在傳奇中編撰插曲,營造自己與神的關係,以獲取眾人的信賴,成為 眾人之首,他們剷除異己,以鞏固勢力,他們發動戰爭,以擴展彊土,最後便由無數的部族演變成專制的大帝國,這時,王權神授,『神』相應地變成維護國家權力 之神聖不可侵犯的象徵,神的超然地位,更勝從前。

『神』的存在,一方面付予人類超現實的信念及橫強的鬥志,而另一方面卻製造人類間之相互矛盾,加劇人類的戰爭,『神』的影響力遠超人類所預計……..

兩河流域,曾經是人類文明搖籃,是宗教的發源地,希伯來人猶長亞伯拉罕,因『耶和華創世界』的一神信念,而被當時多神論的巴比倫逐出家園,他帶著族人長途跋涉,尋找另一國土,從此,多災多難的猶太民族,展開了長達4000年的流放生涯……..

最初,他們在迦南之鄉 (巴勒斯坦) 定居,得『神』賜名為『以色列』,後因旱災逃至尼羅河的歌珊定居,這裡是埃及人的地方,初時,埃及人以廣闊的胸襟迎接遠道而來的以色列,並在附近撥予土地 給他們定居,由於以色列人人口繁殖迅速,而他們的表現及信仰,與埃及人格格不入,埃及法老擔心自己的國土及信仰被他們侵佔,於是將他們降為奴隸,更下令溺 斃他們剛出生的每一男孩,以減少人口,以色列人在埃及過著沈重的奴役日子,更面臨民族滅絕的慘況。

從埃及手中拯救族人,擺脫異邦奴役的摩西,帶回族人返回家園(巴勒斯坦),為了彼此行徑一致,摩西創立『十誡』,定下教律、教規及禮儀、猶太教脫胎而出。

摩西死後,以色列定都耶路撒冷,部落間勾心鬥角,內亂頻繁,對外更戰事連年,以色列不出幾代皇君,王國便面臨攻陷,史稱『巴比倫之囚』,以色列又再次淪為奴隸和俘虜,繼續度過寄人籬下的亡國奴日子。

在歐洲的統治下,猶太人的處境更見悲慘,他們被視為異端教徒,更列入歧視、迫害、屠殺的對象,猶太人不斷起義,也不斷被血腥鎮壓,在『十字軍』時 期,基督徒可以在街上隨便殺害路過的猶太人,這種狂烈的仇恨席捲整個歐洲。經過多次的迫害,猶太人死去達一百五十萬人,其餘則流散各處。

在漫長的苦難日子裡,猶太人的返鄉民族情緒更見劇烈,在頻頻的復國起義中,終於獲得自由與解放。他們的轉捩點,是十九世紀,法國大革命及美國大革命 後,歐洲出現的一股『新自由主義』,在民主自由的熱潮下,歐洲大部分地區對猶太人實行解放,並承認他們為平等公民。唯獨波蘭和俄國,仍以強硬手段對待猶太 人,在一次暗殺沙皇事件中,俄國展開一場瘋狂大屠殺,猶太人四奔逃亡。

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黨的野蠻民族大清洗,六百多萬猶太人被殺害,其殘忍程度,史無前例,猶太人的悲歌,直入人心。在大戰結束後,美國呼籲世界國 家,應以平等對待猶太人,並得聯合國支持,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為猶太人重建家園,從此,猶太人結束了那殘酷的顚沛流亡日子,回到他們渴望的故鄉『耶路撒 冷』。

翻開猶太民族的歷史,你的心痛嗎 ? 他們的萬能之神所派來的『救世主』,是彌賽亞還是耶穌?是他們的悲慘歷程所激發人們的同情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