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佔有』本能,構成人 類歷史,『鬥爭、強奪、內訌、仇殺』,從古至今,改朝換代,生生不斷,人類不願處身的局面,卻重複又重複地上演。 納粹德國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屠殺了近600萬猶太人。日寇侵華,南京城內姦、淫、擄、掠等惡行,四處可見,被殺害的達50萬人。1975年赤柬屠城,三年 死亡人數超過170萬。毛澤東所發動的人文大革命,批鬥、毒打,入獄審查的有四百多萬人,而死亡者更數以百萬計。蘇丹的廝殺行為早於半個世紀前展開,為了 民族清洗,為了國家利益,殘害百姓,滅絕人性,死亡人數,更難以估計,而屠殺至今仍持續不斷,這就是人類的歷史!

無論遠古的帝國主義,軍國統治,近代的共產社會,民主模式,都是治理人民的不同方法,法治制度,社會安定,人民生命得以保障,這是人類的共同意願, 但『人性』往往事與願違,不是制度出錯,而是操控制度者的私心作祟,本來洗滌人心,是宗教的重要一環。但從歷史記載,宗教與治國又密不可分,當宗教成為統 治者的工具時,宗教便扭曲地變為神賜力量,或變為愚民政策,更演變成侵略別國的神聖武器!

天災令家園破碎,但人們仍可期待美好將來,但人為的禍害,祗會令人惶恐終日,而生命更朝不保夕。足以毀滅正個人類世界的不是自然災害,而是人類們不斷研製以侵略別國的核彈武器。 生命的『弱肉強食』,本來如是!

人類將生命分為動物和植物,佛教則以有情生命及無情生命作區分,有情生命,是有個別的獨立意識,包括國、民族、團體、家、人、手、足、眼、耳等,都 各有功能及發展,亦各有比較及排斥。無情生命是整體性的,葉莖根等能互相協調,當莖枯萎時,葉便落下,以儲存養分,維持生命,植物的一切現象都是相互相 融,互補不足,所以其生命力,長達千年之久。佛家的修持,就是要消融人們的獨立意識而趨向整體性。

試想,治理國事,若以人為本,以上的歷史,便會改寫。

5/2008 柬埔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