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歷史

人類的『佔有』本能,構成人 類歷史,『鬥爭、強奪、內訌、仇殺』,從古至今,改朝換代,生生不斷,人類不願處身的局面,卻重複又重複地上演。 納粹德國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屠殺了近600萬猶太人。日寇侵華,南京城內姦、淫、擄、掠等惡行,四處可見,被殺害的達50萬人。1975年赤柬屠城,三年 死亡人數超過170萬。毛澤東所發動的人文大革命,批鬥、毒打,入獄審查的有四百多萬人,而死亡者更數以百萬計。蘇丹的廝殺行為早於半個世紀前展開,為了 民族清洗,為了國家利益,殘害百姓,滅絕人性,死亡人數,更難以估計,而屠殺至今仍持續不斷,這就是人類的歷史!

無論遠古的帝國主義,軍國統治,近代的共產社會,民主模式,都是治理人民的不同方法,法治制度,社會安定,人民生命得以保障,這是人類的共同意願, 但『人性』往往事與願違,不是制度出錯,而是操控制度者的私心作祟,本來洗滌人心,是宗教的重要一環。但從歷史記載,宗教與治國又密不可分,當宗教成為統 治者的工具時,宗教便扭曲地變為神賜力量,或變為愚民政策,更演變成侵略別國的神聖武器!

天災令家園破碎,但人們仍可期待美好將來,但人為的禍害,祗會令人惶恐終日,而生命更朝不保夕。足以毀滅正個人類世界的不是自然災害,而是人類們不斷研製以侵略別國的核彈武器。 生命的『弱肉強食』,本來如是!

人類將生命分為動物和植物,佛教則以有情生命及無情生命作區分,有情生命,是有個別的獨立意識,包括國、民族、團體、家、人、手、足、眼、耳等,都 各有功能及發展,亦各有比較及排斥。無情生命是整體性的,葉莖根等能互相協調,當莖枯萎時,葉便落下,以儲存養分,維持生命,植物的一切現象都是相互相 融,互補不足,所以其生命力,長達千年之久。佛家的修持,就是要消融人們的獨立意識而趨向整體性。

試想,治理國事,若以人為本,以上的歷史,便會改寫。

5/2008 柬埔寨

吾哥淚痕

柬埔寨原名高棉人,於西元2000年前,居於湄公河和洞里薩湖流域,後被 印度婆羅門人混填所滅,並建立了扶南國。扶南國富饒強盛,維持達七世紀,其後分裂為陸真臘及水真臘,於西元802年,由闍耶跋摩二世統一成為吉蔑帝國,吳 哥王朝的開創者。闍耶跋摩二世最初建都湄公河畔,後遷都洞里薩湖,最終定都吳哥。開始營造毗濕奴(婆羅門教和印度教的主神)之吳哥窟。此後的六百年,國力 鼎盛,文化發達,並開啟了舉世聞名的吳哥王朝。故柬埔寨早期歷史與印度文化有著密切關係。

至 1431 年,暹邏(泰國人)大肆劫掠,後遷都金邊,並改名為柬埔寨,而國教則改為佛教,吳哥古城逐漸從人們的記憶裏消失,煙沒於叢林之中。

柬埔寨由於長期飽受泰越戰爭的蹂躪,國勢大不如前,曾被法國統治長達90年,於1953年,國王施亞努得多國協助下獲得獨立,經濟發展迅速,首都金邊更有『東方小巴黎』之美譽。

1970 年美國扶植龍諾政權,成立『高棉共和國』,施亞努則流亡海外得中共及北越支持,聯合赤柬組『柬埔寨民族解放軍』,中、法、美、越,陷入國力之爭,內戰持續 五年,最後龍諾總統逃離柬埔寨,美國駐金邊領事館亦關閉,於1975年4月,『柬埔寨民族解放軍』,正式佔領金邊,並展開了3年的大屠殺恐怖時期。

赤柬『高棉共產黨』起初是留法回國的學生組成,以民主為口號,故又稱民主 柬埔寨,後為剷除異見,以強迫手段立令城市居民「疏散」農村,二百萬市民的金邊,在幾日間頓成空城,而不願逃離的市民,更活活打死,在整整的3年裡,柬埔 寨死亡人數達至170萬人,為全國人口四份一,遭毒打及迫害者不計其數,人性殘酷一面,赤裸裸活現眼前。

曾經繁榮一時的吳哥王朝,它所留下的偉大建築,浮雕,文物及壁畫,卻因戰 爭而變得體無完膚,展覽館的雕像大部份被斷手斷臂,或上下不齊,再與街道上被地雷炸斷手腳的殘疾百姓,兩種異樣,千般無奈,難怪柬埔寨人轉信佛教的佔全國 人口達95 %,亦唯有佛教的忍辱與修持,才能面對這殘酷的局面,吳哥遺址不僅反映當時文化歷史的演變,更反映人類的暴戾。

05/2008 吳哥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