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道皆自何法成
悟心無體蕩無明
莫怕落空沉斷見
萬法皆從此處生

在2500年前,印度劃分了不同大大小小的國家,而國與國為拓展勢力,不斷侵略鄰近小國,在戰事連年的國土上,人們飽受煎熬,處於水深火熱中,而當 時印度為婆羅門教統一天下,奴隸制度,階級觀念….等不平等待遇,更令百姓民不聊生。 悉達多適逢亂世時代,他雖貴為太子,享盡榮華,但對人民苦况,慘不忍睹,終日鬱鬱不歡。

當時恆河下游,行者盛行苦行文化,藉著苦行磨練以探究人生之痛苦根源,悉達多決意捨下家園,放棄君位,遍訪名師以尋求人生真諦,經過六年苦行,終於覺悟成佛,然而他的覺悟是悲願所賜,但從他的教義,與當時宗教思想及苦行歷程影響至深。

佛說諸行無常,一切皆苦,人類渴求的快樂,是短暫的,不真實的,此等教化在物質富裕的社會,己被誤為悲觀與消極的想法了。 現今人們追求的再不是解 脫人生苦惱的話題,而是如何豐盛人生。 社會進步,人神學說,既不能滿足現代人之心態,而淨土世界對新一代青年更是不著邊際,宗教熱潮,變得青黃不接,而 宗教出路,亦轉向禪宗發展。

被喻為神秘力量的『禪』,它無需理性分析,更可自由表達,故易於人們認同,且廣泛受用,無論宗教、藝術、生活、商品….禪的學問,變得百花齊放,而禪的體驗,坊間流傳的更數不勝數。

佛陀未悟道之前,禪己大行其道,當時主要以內觀及瑜伽禪為主流,以層次分別達至神通效應,正因此等神秘色彩,人們在修習禪定時,往往產生或多或少之神奇異像,而此等現象無非是自心的反射,是習性作怪而已。

在正覺而言,一切知覺、感官、理論以至神通,都是局限的,不圓滿的,因為在此等概念上,仍然存在著一個『我』的去實踐,而這個『我』的所在,永遠不 能達至無執的絕對空間,更不能體證絕對智慧,佛陀悟道後,曾考慮應否傳法,理由是主觀偏見嚴重影響對真理的體證,所以佛陀採用以次第漸進方式引導世人,並 因人施教,後來禪人明師多以生活體驗引導學人,而少以語言文字,以避免主觀思維。

29/3/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