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姐的病情並不樂觀,這天相約水共與KK一同前往探望,大家約定於地鐵月台等候,下班後便匆匆趕來車站,心裡有點興奮,因年多沒見水 共了,腦海中的他,束著一把長辮的高大男兒,當跑至月台尾端,卻找不出他的影子,正在毫無頭緒之際,身傍坐著的這一位先生,走上來跟我招手,喔!原來是水 共,他剪了一頭陸軍裝,坐在櫈子一旁,與腦海中的他完全兩樣。

眾裡尋他,原來就在眼前,這種感覺又聯想到人們尋找佛性的模樣,永遠在固有的觀念中尋找!或在思維中摸索!難道佛性懂得向你揮手嗎?再細想之下才明白『尋覓』是人們的生活態度,人們生存模式,呵!那繼續吧!

坐在水共身傍,這感覺就好像跟他是同一天空下的知心人,本想有很多話要跟他說,但卻又相對無言,大家亦祗作閒聊而已,過了一會,與時 間比賽的KK,匆忙中由車頭追趕上來,本來遊閒自得的此刻,突然被這迫切的氣氛感染了,我們與時並進,即刻跳上車廂,雖然已是一把年紀的我,但身手仍算敏 捷。

到達醫院,醫院的感覺實在冷酷,一種鬱結情緒湧現出來,大家走到師姐病床,祗見她瘦削的身軀,憔悴的面容,心裡一陣陣的酸痛,除了安慰之情,己不知如何是好,無奈的眼神,疑惑的目光,令人想起曾幾何時的零碎片段,又歷歷在目……..。

走出醫院,KK帶我們到一間齋舖用膳,師姐話雖學佛十多年,但對飲食依然執著,我們亦求其所好。這種對食物要求的情緒,都是一般修行人的通病,他們在素食嚴謹的同時,對素食的質量就更加苛求了。

『色身』是人們一生依附的軀殼,是支撐著生命的唯一依靠,也是生命的象徵,就是到了最後生死關頭,人們亦難於捨棄,而捨棄亦違反人之 本能,唯有悟道,人們才易於看破。斷食可消減人的欲念,歷練人的意志,是修行人修練心性的好方法,當年宏一大師就是因斷食後才出家,他的才華更為佛教史上 寫上光輝一頁。

今天獨個兒在家,沒太大的誘惑,正是斷食的好日子,不知你可曾嘗試!

 

8/3/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