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惠能家境清貧,自幼父亡,與母相依為命,以砍柴度日。在艱苦的歷練下,惠能培養一股正直孝順的男兒氣,目不識丁的他,祗聽聞《金剛經》經典後,則能悟其意,解其義。他決意尋求佛道,在悉心人的襄助下,安頓母親生活,便上山求道,成為五祖門下。

『人即有南北,佛性即無南北,葛獠身與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別』。惠能一語擊破,五祖深明眼前正是期待以久的禪門接班人,弘忍慧眼重英雄,傳予衣法,是謂六祖。惠能得以成就大業,為中國佛教思想創出新路,弘忍這位白樂,應記一功。

惠能以不立文字,見性成佛的口號,打破傳統果位.道品等觀念,此外他提倡「解脫不離世間」,一改過往祗注重於山林靜坐修禪的作風,惠能更主張以禪學運用於日常生活,廣泛流傳世間以化導眾生,他的革新,對中國佛教思想的發展,有莫大的貢獻。

神秀少年出家,飽讀經書,周遊全國。於四十五歲拜師弘忍禪師為徒,在眾數百位弟子中,脫穎而出,封為上座,深受弘忍器重,然而神秀聲望甚高,精通佛理,但卻未能肩負重任,承接五祖衣法。

自五祖去逝後,神秀開創了「北宗禪」,「觀心論」繼承達摩依持「楞伽經」的傳統,及四祖、五祖弘忍東山法門。「北宗禪」主張以靜坐為禪的傳統方式,苦心修行以求漸悟,儘管神秀未得傳衣法,但由於他與當朝統治者關係密切,故當時在北方的官邸有一定的影響力。
五 祖傳法於惠能,而一直跟隨著他的神秀卻無緣問津?這似乎令人難以理解,但從惠能與神秀的佛教理論與生活背景中,大家不難找出答案。禪是以悟性為宗,而悟性 必須從佛心開始,惠能就是多了一個能悟性的『佛心』,惠能的這夥佛心,是從他自少的經歷中磨練出來的,見性之先決條件就是這夥『佛心』,可以這樣說,有佛 心才能領悟。

惠能主張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他的主張是以他的心性 (佛心) 出發,人們不明白惠能本有的佛心,卻誤解其方法簡單及貪圖方便,以為無須苦修便能成就佛業,後人稱為頓教。

 

神秀飽讀經書,身處優越環境,周圍都是奉承的人,更未嘗民間疾苦,他的佛理以知解理論為主,所以他主張必須以苦心長期修行,才能達至佛位,而他的論點也是從他的心性所表現出來,反映佛心未具足,必須經一翻磨練才能成長,故被稱為漸教

所謂頓教與漸教,其差別亦在於佛心的先後而已,法即一種,見有遲疾,見遲即漸,見疾即頓。

迷人漸修,悟人頓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