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無意中發現丈夫手機,有好幾篇纏綿短訊,這些訊息當然不是發給我的,丈夫常常埋怨,我跟以前判若兩人,積極主動的我如今變得一切淡然,一點也不像從前,他開始感覺生活平淡,再沒漣漪,他說他發的這些俏皮短訊,祗是跟朋友開開玩笑,不是認真的,當時我心境出奇地平靜,但也要裝作憤怒的樣子.

在80年代,香港仍是英國政府統治,當時社會出現很多不公平制度,我參與由宗教組織發起的地區團體,認識了我的丈夫,而這類壓力團體,正扮演著,為弱勢社群,爭取合理權益的使命.

我與丈夫性格相若,彼此有共通點,對社會不公平事物,都抱著不平則嗚的態度,期後,區議會成立, 丈夫得社團推舉,參與區議會選舉,一選就當了18年議員,而我亦做其跟得夫人,為地區謀求福利,協助居民解決困難,當時亦深受居民愛戴.

1997年,殖民地政府撤出香港,中國政府接手管治,過往支援壓力團體的宗教組織亦紛紛離場,壓力團體沒有生存空間,取而代之的,是有政治背景的坊間組織.而地區議會亦趨向政治化.

無黨無派的地區領袖,由於缺乏支援,亦難於議會立足,在上屇區議會選舉中, 丈夫終於落敗,他面對挫折,心裡耿耿於懷,而我亦轉投佛法,尋求出路!

由於心路轉變,丈夫很難適應,彼此間格格不入,就算他另有新歡,這也不難理解. 問題既出於自己,自己就必須作出調教,雖然仍在摸索中,但肯定,佛途不一定是孤獨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5 秋風無情

晚空蔽月顯昏沉
秋風無情送傷感

孤舟泛影留暗湧
再無巨浪起風雲

但求佛道了前因
奈何孤舟不動心

世間本來無著處
何堪回首更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