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烏啼霜滿天,
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
夜半鐘聲到客船

一首《楓橋夜泊》寒山寺得以聲名大噪, 名聞中外, 當年禪僧寒山與拾得在此結廬隱居,留下不少禪機, 來到蘇州,不到此廟寺探訪,似乎對不起那古樸而富詩情的名剎.

己近落日,寺廟亦快將關閉,怱忙間總算趕上,進入廟宇內庭,一股清幽怡人景象,把剛才緊促的心緒忘卻了.

人們隨晚霞而漸漸消散,寺院一片寧靜,於庭園內穿過一度石門框, 幾株垂柳, 又是另一景象, 再回眸一看,庭外景觀,襯托這度石門扉,蓬萊仙境,咋見眼前,如此優美情景, 又怎能錯過,正提起相機之際, 突見畫中有一青年,似在徘徊畫裡,有感大殺風景,那祗好放棄拍照,當走出幾步,那年青人不見了,於是, 再退回原位,怎料 !年青人卻又出現眼前!

就是這樣一去一回的動作, 重複了好幾次, 才明白年青人原是畫中一份兒,多了他, 畫像變得生動起來, 拍吓一聲,那年青人突從畫中跳出,他以不尋常的眼神盯過來,噢 !原來他的心容不下這粒塵埃 !

02/05/2007 寫於蘇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