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夢

女兒當了空姐,藉著她的優惠機票,可以呢度飛,果度飛,現時座落於中國名都『上海』

廿多年的變化,上海己成為今日商業中心地帶,舊地重遊,百般感慨,記得,當年一行四十人,是姐姐的同學會,但姐姐卻沒有參加,是該會主席特意邀請,由於早前收到他寄來聖誕咭,並表愛意,答應同遊,想必擦出火花

他可能太多事情兼顧,且較害羞,連坐在我隔離也好不自在,雖然,小女子不乏下臣,但他的冷漠,將整個旅程,鬱鬱而終他在車廂中唱的這首歌,至今意猶未盡… 有時望見卿你露愁容,使我亦感傷痛,如若互相傾心聲,會感到一切輕鬆,濃情蜜意隱藏心中,願你有天必然猜中 ..

醒啦! 醒啦! 都半世人啦,還在造夢 ? 嗚呼!嗚呼!

寫於 上海 02/05/2007

﹏﹏﹏﹏﹏﹏﹏﹏﹏﹏﹏﹏﹏﹏﹏﹏﹏﹏﹏﹏﹏﹏﹏﹏﹏﹏﹏﹏﹏﹏﹏﹏﹏﹏

故事中的主人,並非如此害羞,我們曾相約於屋舍附近公圜,他帶著他寫的文章與我分享,並剖白他的真心,只可惜當時,我已認識我的丈夫,我們之間的感覺,最後亦無疾而終,曾經在街上遇上他,彼此點頭,再沒什麼話題。

今日傳來,陳啟文於3/10/2013,因心臟病發死亡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10/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