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5/2005

台灣需要一個怎樣的佛教?
參考轉載: 香港需要一個怎樣的佛教? 李鴻亨

反觀香港,那種兼通八能、統攬三才的人,那種德行高妙,容止可法的人(參考劉邵,人物志)存在嗎?現在即使有這類才性的人,若沒有適當環境,也會淹沒於熙熙為利的滾滾紅塵之中。他們不是成為悲劇中的貧困分子,或大學象牙塔內顧影自憐的知識分子,便要把自己本性扭曲,參與爭名奪利的商業遊戲,鑽研於甚麼物流供應鏈管理,期權認股證買賣等科,或向「潮」(現今香港人對表達流行時尚的一個俚語)的路走。

雖然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金融、旅遊、物流等行業俱為推動香港經濟的重要支柱。但這些只是外殼,只是硬件,香港最缺乏的其實是引導這些硬件往正確方向走的軟件︰︰思維方式及價值路向。香港人滿以為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殊不知他們是被香港消費文化帶動,低俗膚淺的文化帶動,吃喝玩樂消弭生命的文化帶動,而沒有自己本乎生命向上的提升動力。林沛理先生更在『香港樂壇墮落的根源』一文中(亞洲週刊一月廿五日版),從梅艷芳的死亡,看到近年來的流行歌手走音懶音有之,歌詞不知所云,庸俗乏味者有之,但卻仍有無數的年輕人趨之若鶩,而評論當今香港年輕一輩已變成庸俗品味和偶像崇拜的奴隸,更可悲的是,他們遠為此沾沾自喜。

就算不想買櫝還珠,但能遊刃於名利場中又不失法度,雖和光同塵而仍能保心蓮綻放者有幾人?有多少現代的維摩詰居士?有多少像我在書店邂逅的那位年輕人?他的人生路向會是順遂還是坎坷?是為佛法注入新意象,還是湮沒於茫茫人海中?

現今佛教,不要說培養出人才,能否保住人才也成疑問。基督教培訓的傳道者大多有出路,至少不愁經濟拮据,佛教呢?香港大學有舉辦佛學學士、碩士(將來可能有博士)等課程,但入讀需要有一定的學歷水平,即使六祖慧能亦未必符合其入學標準,學成後的出路亦未明晰可知(可能在有佛學課程的大專院校任教)。於是只好退而求其他,或讀志蓮淨苑舉辦的課程,或加入其他如法相學會、能仁書院,或各大專院校佛學班,例如珠海書院於一九七四年三月,由釋廣琳成立佛教同學會(是香港第一個在大專院校成立的佛學會)。

當然,除了辦學外,我亦不能抹煞其他弘法的方式,例如舉辦一些社區或青少年的活動,多做宣傳的工作,以現在青少年經常有反叛躁爆、動輒攻訐的行為,其實是非常需要正確的輔導。

這些基督教都做得很有系統,甚至無遠弗屆(報紙專欄、電視電台、宣傳小報及單張等等,尤其那份宣傳小報【號角】,每月印製及派發量是十多萬份。相對於一份佛教小刊物【覺海清泉】的二千五百分,量方面如蚊蚋與鷲鳥之比)。我曾參與不少基督教的團契,發覺來者都是因為生活上諸如感情、婚姻、人際關係、事業、財務經濟、病患、罪行等問題煩惱,在其他地方得不到關懷或援助,才參與這類活動,真為了尋求生命本源答案而來的少之又少。在那種地方,他們被關懷和尊重,並得以表達自己。

有些團體更擺明是聚集一班為商務而來的生意人或專業人士,進入這類團體,在互惠下可得到無數商機。這說明了香港普羅大眾對宗教的要求及關切所在,而有關教派就為了滿足他們的需求,而供應這類產品。所以即使以往有美國【求真理】雜誌對聖經作出嚴厲批判,並找出一萬多點錯失矛盾;即使有尼采、費爾巴哈、羅素乃至聖嚴法師(基督教的研究)、印順法師(我的宗教觀)、何永坤(瞧﹗這個基督教)、李天命(思考藝術)、岑朗天(基督教的貧乏)等等多如牛毛的對基督教批判著作,雖然到現在還有基督徒無法回應以上著作的批評(因我在參與其團契時詢問過一些基督教朋友),但基督教並沒有因此衰竭,反而更加茁壯,更能通過自我反思而完善。

這不得不說,基督教是對準了現今香港一般人的根器需要,而供給相應的教理或服務。何況許多並非出於聖經內容的其他宗教哲學家思潮,卻都納入為基督教神學或有關義理闡述,這些著作同樣是汗牛充棟。佛教本身亦已為了自身發展,而供應一般眾生所需的產品或服務。然而我在上文中已說過,佛陀教法所以興盛,與人質素有莫大關係。

因為他不是一個單單只是任人信仰求福的宗教;我個人認為,與其說佛法是讓人對生老病死苦的解脫,倒不如說,佛法是最終目的,是要讓一切生命按其本具之清淨本質,而自立自肯,而提升,而成長,甚至臻於至善圓滿,乃至不息地充周法界。所謂佛,本身就是一個圓滿的生命。這麼一種理念,不是沒成就的可能,諸佛菩薩,祖師尊者,都給我們起了示範作用。

所以我覺得,現在香港最需要的佛教,除了是一個既可以令香港人「生活」質素提升(如為他們解決感情、婚姻、人際關係、事業、財務經濟、病患、罪行等問題煩惱),也可以令香港人「生命」質素成長的宗教(如先祖對法界性的體悟及闡述)。反過來說,要佛教不再流於庸俗,不再受人誤解鄙視,佛教徒(不論出家在家)本身的質素亦要提升,對國學,對佛法經典,對企劃組織管理,都至少要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要成為佛法的阿闍黎(即教授師)或傳承者,至少要公開講述兩部或以上的大乘了義經典(例如華嚴經、圓覺經等),及著作至少兩部對佛法體會心得的書,並準備教育出至少一位接班人,因為這樣做才能使他真正面對諸佛菩薩的考核。而諸大菩薩護法若自己不想成為教授師,也盡力維護準備做教授師的人,使他不要活在三餐不繼、或負債累累的狀態下。否則,叫有能力的人如何肯為弘法出力?即使他不計較名利而仍肯付出時間精神,恐亦有心無力了。

固然,我並非要求每一位都有如宋理學家張橫渠那種「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氣概,但至少忠於自己的佛性,忠於自己的良知。由宋明開始,儒者講學至今,屢有新發明,義理的開拓上可說未有衰竭過,希望佛教徒也能從佛法上開出無盡的寶藏。

後記︰曾經問過一位相識多年的朋友,我該如何弘揚佛法,希望他給予一點建議。他看罷一期我編輯的弘法刊物後,批評為垃圾可丟,因為這麼高深層次的撰寫方式,只會曲高和寡,以香港人現今的質素,根本不會看,亦看不懂。他建議我若想借佛法成名,就要來一舖狠狠的,抱著置之死地而後生,把佛門醜事搴出來,把佛教的種種缺點搴出來,把佛教來一個翻天覆地,因為香港人最喜歡看的就是這些。成了名之後,要弘法便容易許多,因為數千年來趨炎附勢的人性從未改變過。

然而,當時我已斷然拒絕這種做法,一來無論佛教怎樣多醜事,已不需要我來搴,有些八卦週刊或報章已先行做了;二來,我不認為這對佛法的弘佈有正面幫助;三來,亦是最主要的,我過不了自己的良心。梅艷芳一死,已有許多有關她的書刊承勢推出,有多少是真的為了紀念她?有多少只為了藉此賺取利益,然後期盼下一個明星的死亡?最近連『董建華的禍港陰謀』這類書也出了;看看在香港,以香港人身份出版有關佛法的書有多少?

最近有一位葛雋先生出了幾本說禪的書,把禪理通俗化以應用於生活上,然而,他是一位基督徒。或許因此我無法成名,無法得到某些利益,無法被一般人接受,甚至現在我的經濟已完全崩潰了,或許要面對死亡,亦當然知道沒有多少人會關心我的死亡;但我每次撰寫佛法文章時,我的對象不止是一般普羅大眾,而是在我面前,佛陀正在看著我,諸位菩薩祖師正在看著我,看著我表達是否如法,是否最好的法,我不是為其他人交代,我是向佛交代,向諸位菩薩祖師交代,我不能因為別人的水平而將佛法降低遷就,當然我會起用方便,但不可能永遠方便,相反,我想鼓勵他們,若要懂得如何欣賞佛法,懂得欣賞世間其他諸種更高層次的道理,與其要我們降低,甚至要我們不要表達,倒不如將自己的質素提升吧。懂得欣賞,才會讚歎,懂得欣賞,才肯尊重,懂得欣賞,才肯維護。

「六經責我開生面,七尺從天乞活埋。」這是明末清初的大儒王船山先生的銘言,
其著作堪稱深邃艱澀,但為了學問能留傳,即使生死當前,亦沒有為了獻媚市場而稍作更易。常人會笑他不識時務,但所謂「情必近於癡始真,才必兼乎趣始化」(張潮.幽夢影),若因此要我餓死,亦沒有遺憾。


現今資訊發達, 網絡普及,

要了解資料, 掌握資訊, 尋究宗教真理,

可從世界各地網站搜索,

在弘揚佛法方面, 基本上不存在地域問題,

當然, 若去比較國與國之間的宗教問題, 發展, 利害, 好壞則另計

此名為『分別心』

宗教之接受程度 ,  一般取決於當時社會經濟發展, 自然災害為主

處於地域, 經濟環境優越的香港人,  對宗教較為冷感是理解的.

無謂『庸人自擾 』

若希望在佛道上有所得著, 如: 名聲, 前途, 利益 ….

就必須『自我參究』

NilLaw 合十


我都覺得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章,很真摰感人,亦講出了香港佛教界現象,才引起台灣那方面借以為鑑.一般人沒心去聽佛法,連佛教內的人對說法者都不太鼓勵,甚至撥冷水或諸般挑釁挑剔,所以搞法會灌頂的就越來越多,因為相對於講經說法,這是較輕鬆賺到錢支持道場費用,有心出來講經說法的人則越來越少了,真是無所得,付出的多,承擔壓力又重,所以即使有說法能力的都寧願在網站內抒發 , 無謂吃力不討好.唉 ! 唯有任由得佢自生自滅吧!離開佛教的話,起碼一定不會是佛教內的獅子蟲 .

無病伸吟,隨順吧 !

合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文章可觀, 但並非可取 !

NILLAW合十


在人的社會有著種種不公平的制度 待遇 迫害

隨宗教外

如政治 人權…

而人與人之間亦因個人利益而產生種種矛盾 傷害

使人們受著無窮盡的痛苦!

因此

佛陀藉著佛法教化我們

如何降服其心

離苦得樂!

在度眾生的過程

如果執著於種種 比較 利害 好壞等煩惱

其實就連自己都在迷

令自己更加痛苦

是不可取的想法

因度眾生而起煩惱

執著

則如人入暗

終無所見

本末倒置了

因此作為一個佛教徒

無論作什麼事業 或作什麼貢獻

如宏揚佛法 廣結善緣

在引度眾生的同時 亦應降服自已本心

因此

我們必須要調服自己的煩惱 才能調服眾生的煩惱

自己是幻化的 眾生亦是幻化的

但眾生迷 我們就要悲憫他 救度他

但我知是假的 是幼化的

因此 我不計較 不執著

這就是佛所說的般若智慧!

阿彌陀佛! Nillaw


唔, 我明白了, 不是不說 , 只是要有分寸 , 不適宜的場合或對象 , 還是保持沉默好.因為不太清楚撰寫人遭遇的來龍去脈 , 及有關動機和真正心態 , 只能主觀地推斷 , 但正如副管理說不應該批評別人 , 易做成人身攻擊 , 所說的只是看完那篇文章的感受 , 因此 , 是覺得可以有值得欣賞的地方才說 , 批評的就不宜說了.都知道有時為了顧全人的面子尊嚴 ,所以才不要批評別人 , 而是用欣賞的角度看 .有些人說道理說得好好 , 但一旦被批評 , 便說得怎樣高深道理 , 有什麼修行都沒用了 , 立即現形 , 所以要先調好個心才去弘法會好一點 , 但要完全調好都非常不容易, 有此要求才講經說法的話 , 即是無人可以弘法了 .可能表達得不太好 , 希望大家都明我意思!

合十


由李鴻亨先生選寫的『香港需要一個怎樣的佛教』,其可觀性可高, 文字感人, 想信是出自內心所言, 是一篇可感性的文章,但欣賞歸於欣賞, 同情歸於同情, 如果我們單憑觀賞及對其遭遇婉惜, 這樣對他祗造成負面影響, 永遠不能自拔, 永遠在苦海中.我們必須從正面 (如法) 態度, 誘導他從另一角度反思, 他的結才能解開, 亦希望有李先生這個結的修行人一服清涼妙藥 !

NilLaw 合掌


很高興NilLaw賢兄有如此慈悲為懷之心,願為眾生開解心結,火野萱妮師兄和ann師兄都肯支持來說,證明香港的佛教徒並非枯寂的自了漢,非小乘行人,而是有菩薩心腸的!

我聽過李鴻亨先生在屯門大會堂講經,說法生動活潑,涵蓋面亦廣,又有頗深的佛法體會,不似是一個看不開的人,那篇文章相信是為了儆醒我們好好重視佛法的弘傳和教學而作的。

他說有些師兄朋友曾要他做一些違背良心的事,所以也相信他是想藉那篇文章除了明志之餘,也順便向那些師兄朋友訓誡,不可以將佛法當人情,佛法不是當商品來作賣買的。

如果李先生真的有需要鼓勵和支持,以大家同是佛門師兄弟,我也願意去為他盡點力,畢竟在香港發心如此長期公開講經弘法的居士不多了。

他在星期六晚七時三十分,在屯門大會堂講維摩經,我因工作關係未必有暇,但未知諸位賢兄是否也願意作菩薩行?

康 合十


康師兄吉祥:

很慚愧! 本人很少聽弘揚佛法的法會,但如果能相約朋友的話, 聽法會是一件賞心樂事呀!我會約約朋友的,不知需要入場卷嗎!

NilLaw 合掌


NilLaw賢兄吉祥,講座是免費入場,無需入場券。

此文可取處實亦甚多,但過於吹捧,無疑讓人起嫉妒輕慢不平之心,何況即諸佛菩薩,先師尊祖等,皆不免受譏議批判,甚或毒害傷殘打擊,可見弘法之難,無怪乎世尊悟後,便是想入涅槃,不肯說法。

竊以為,賢兄若是以批評的心去聞法,必可找到可批評之處;以欣賞及扶持之心去聞法,亦必可找出可欣賞及扶持之處。李鴻亨先生誠懇為法,甘心犧牲 了許多,若那麼一心為眾生弘法,卻竟反招來自己同門誹謗打遏,試問後來者又怎會有弘法之心?賢兄是以批判之心或是欣賞扶持之心去聞法,感受及結果便有差 異。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李先生正是指出了古人學養修為,皆過於時人,所以撰文提倡,希望能重視佛法的弘傳,及對佛法不尊重者好好反省改進,使質素 提升,若佛教再不能有說法風氣,反而因宗派門戶之見等陋習,或小乘人者心行,面對如此文章,恰如明鏡鑑照,不肯承擔的淺智之心於鏡中明現,為了不想面對自 己本來面貌,寧毀鏡子,那無疑亦是顛倒。

一佛出世,尚且有千佛及如文殊觀音等菩薩扶持,否則早為當時波羅門人所滅,何況是一個僅憑一顆為佛法能留傳下去的心的一位同門?能不鼓勵扶正?

既然李先生有此因緣弘法,即使所說之法不可能同時兼顧所有不同根器次弟,下根不能函攝上乘,上乘不易為下根作善巧說法,亦該有其可取處,方可以讓有關道場給予說法至今,讓有關刊物給予文章的刊登。

故此,希望NilLaw賢兄如往聽法,能發大心,讓更多人繼續在那因緣中,得霑法益。

寄件者: StalledHong哥 傳送時間: 2005/10/3 下午 07:58

 

火野萱妮亦菩薩發心!
寄件者: 水共流 傳送時間: 2005/10/3 下午 11:36

 

水共曾經在佛青網站的雷音124期有緣看過李先生第一篇文章.那時是不認識李先生.現在也只能從此貼文見到李先生的文章.

在當時看第一篇時的感覺,是一位居士舒發自己對香港佛教的感受.水共沒有認同與不認同.

而今天終於有時間看此貼的全文.感覺與之前一樣沒有認同與不認同.

但有一問題,這問題就是人人皆有自己之見.(我見).

從正面看.李先生大力夕揚佛法,而且點出香港甚至其他地方佛教界的問題.

從反面看.李先生舒發自己所見世間種種是非人我.而有所感慨.

這樣寫好像兩個都是正面看.但其實也是反面.

水共合十


人總愛聽甜言蜜語

好不考慮地照單全收

好言相勸的卻是難於入耳

不過

假的 幻化的 不著急 不要緊

今次失敗  下次再來

nillaw阿彌陀佛


素知

本來無縛

故亦無結可解

本來如是

故亦無得無失無敗無好言惡言

再來一次

即是輪轉

何必偏執住著

是何心地

自了自知

與別人無尤

礫磺皆可成金

攬草無非妙藥

諸位菩薩愛語利行

堪足眾生典範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