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這個時候
總是如臨大敵似的
滿腦子都是一堆堆的數字
滿檯子都是亂七八糟的文件
真教人喘不過氣 !

就連打開窗簾的意欲也忘卻了
窗外的泛舟 星夜的明月
你在何方 !

痕癢的眼睛不耐煩地響起警號
灼熱的牙縫亦起了革命

結果
深夜時分.
『啃』的一聲
突然在睡夢中驚醒
衝往浴室一看
哎呀!
口腔裡的一排門牙
無端多了一個洞
唉 !

再仔細看看
這個洞原來一直都存在著
祗是啃掉了的牙齒才發覺

空與色的存在就好像牙齒一樣
處於同一位置
一處有兩面 一面是空 一面是色
兩者是共存

但為什麼我們不為意它的存在呢

這正如拾起五元硬幣的時候
人們祗會在同一組意念去聯想
一元 五元 十元…..的幣值
卻沒有意料到五元硬幣的另一面

香港市花洋紫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