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逢其會,今天參加法鼓山分會『浴佛節儀式』活動,剛走入會堂,己被人群所嚇怕,原來這類佛教活動,是如此多善信參加的.小時候,除了被校長 (現時文珠法師),迫令下才參加的佛教活動,到今天我才是第一次自覺地參加這類佛教儀式的,真慚愧!

走到禪堂一角,就像小孩的坐在一旁,聽著師兄師姐們頌經,在祥和悅耳的歌聲下,找到一處寧靜角落,將心放下….

整個儀式,最感觸的,莫過於起身,等待,跪拜.起身,等待,跪拜.再起身,再等待,再跪拜,重覆又重覆…..一幕又一幕…..,將整個人溶入其中, 就好像走回佛陀身傍,要求佛陀原諒自己,要求佛陀肯定自己,話比佛陀知,生命是如此的痛苦難耐,….最終,強忍的眼淚,悲從中來.

當心情回復過來,八卦的心態又呈現了,網上如此灑脫的英雄人物,究竟現實環境的他是怎麼樣呢,!面向對面,邊個係寒師兄呢,邊個係真一大山師兄呢….結果,就連見過一次面的常悅師兄也找不出來,但每有不知所操的時侯,這位師兄總走過來問要什麼,他是否就是水共師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