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冷中糊底似焦
夾生飯來難對治
放之不是執不得
醍醐醬糊半帶黐
指點江山重重路
一面斜陽一臉癡
愚癡文賢頓首

中糊面生底焦飯
餓來狼吞管那家
 不論醍醐或殘渣
溫飽一餐別想它
莫理斜陽千般話
還當野草與蘆葭
常悅識見

生米既已變成飯
何不宴朋食一餐
焦飯成糊又如何
祗要溫飽你我他
一度斜陽一席話
原來路路是吾家
 Nillaw 戲言